法譬如水

12月01日
  • Increase font size
  • Default font size
  • Decrease font size
首頁 入經藏-法入心 導讀

飛彈司令換跑道 新兵入列

E-mail 列印
Next
「剛退伍的那半年,我感到前不著村,後不著店,有嚴重的失落感。」昔日為飛彈部隊將軍的谷風泰,當了半輩子軍人,一夕之間成為賦閒在家的「老百姓」。如今流汗做環保、做香積(廚膳)投入慈濟志工行列,有著旁人眼中不可思議的轉變,谷風泰跨越鴻溝,大步走來,在服務眾生的大福田中,讓「英雄」有「用武」之地。

「跌破眼鏡」將軍

2013年11月25日近午時分,援助菲律賓海燕風災之「慈航任務區隊」,在高雄左營軍港蓄勢待發。載運慈濟等慈善團體物資的中和軍艦,完成五百多噸貨物和機具的裝載作業,即將與護航艦康定號破浪南行,航向苦難深處。

為感恩海軍的鼎力相助,高雄資深慈濟志工林景猷、吳佳霖,以及承擔公關工作的慈誠隊員谷風泰,代表慈濟前來參與啟航儀式。歡送軍艦出航之後,谷風泰換下筆挺的西裝,穿上深藍色志工服登上小貨車,載著環保志工出發,趁著附近的小學、公司還在上課上班,前往收取資源回收物,搬運一袋袋回收瓶罐。

無論是在巍峨如城的艦體前,或在陽光暖照的鼓山區康富環保站裏,谷風泰自在地做該做的事。除了執行公關勤務、做環保,他也承擔打掃會所、訪視濟貧等工作,發揮多樣的良能。「從我認識他以來,他總是笑瞇瞇的,而且很投入,打電話給他,他都會來幫忙。」志工林景猷讚歎道。

然而相識多年的老朋友,得知谷風泰的現況之後,不少人跌破眼鏡——一個官拜陸軍少將,曾任司令職務的高階軍官,退伍加入慈濟之後,竟然做起資源回收、廚膳、浴廁清潔等服務性的事情了!

因貧年少從軍

投身軍旅超過三十年,谷風泰著實花了一段時間,才卸下無形的盔甲。回首從小到大,由男孩轉變為軍人至今回歸民間的人生路,現年六十一歲的谷風泰有深深的感慨,也有滿懷的感恩。

原籍河南的雙親,跟著軍隊來到臺灣落腳高雄鳳山,1953年生下了長子谷風泰;幾年後任軍官的爸爸退伍離營自謀生活,帶著太太及兩個兒子在花蓮縣玉里鎮的安通部落定居。

「那時候多窮啊!明天要吃飯,今天還不知道米有沒有著落,上人講那年代花東地區的清苦故事,我能作見證。」谷風泰的貧困童年,也是許多同齡長者的寫照。

父母找了一塊地開墾,種當歸、玉米、花生、黃豆等作物,但收入微薄,一家人多半以麵粉混玉米粉蒸窩窩頭,或煮番薯籤稀飯充飢,有時還得向附近的碾米廠賒帳借米。積欠的錢愈來愈多,廠方與店家的態度也相對不友善。

「咳!」一口痰落在谷風泰身旁,或許吐痰的人是無心的,但還在念初中的他,卻感到自己被羞辱,一氣之下把裝進袋子準備扛回家的米倒回去米槽裏,頭也不回的往家的方向走。空手而回的他,預期會被爸爸打罵一頓,沒想到性格強悍的父親,在了解事件始末後,竟語帶辛酸地安慰他:「孩子,對不起,是爸爸不好……」

「當下我好難過,從那時起我告訴自己,不要再自卑了,人窮志不窮!」憑著不服輸的意念,谷風泰更加用功念書。每天清晨三點就起床煮早餐,五點出門趕搭六點五十五分的火車到學校,走在人、牛、羊、山豬「共用」的小徑上,小小年紀的他不怕危險不畏辛苦,一心只想走出自己的路。

考量家境,谷風泰高中畢業後,考入公費的陸軍官校,成為「黃埔四十六期」學生。「等到我軍校畢業,家裏沒有負擔了,弟弟才繼續讀書,完成高中學業。」身為大哥的他語帶不捨地說。

九二一的相遇

完成了為期四年的軍校教育,谷風泰在分科時,選擇了陸軍傳統技術兵科——砲兵,1977年畢業後先留校服務,次年調到陸軍防空飛彈部隊任職。谷風泰在南部服勤的地點,距離位於高雄市的家不到四十公里,但因任務繁重,經常兩三個月不能回家。

「我爸爸也是軍人,他對我說,嫁給軍人的話,先生會常常不在家,所以我心裏有譜。我們結婚時沒有休婚假,也沒有度蜜月,婚禮後的第二天,他就被部隊召回了。」當時任職海軍文職雇員的谷太太趙秀珠婚前就知道,未來的日子是聚少離多。所幸娘家就在左營眷村,婚後還有爸爸媽媽相互照應。

有岳父岳母及賢內助照顧三個兒女,谷風泰把大部分時間、心思,都投注在戰備訓練上。服役期間,他所掌管的飛彈很「幸運」地沒有投入實戰。但1999年的九二一大地震,卻讓他見識了有如真實戰場的災情。

強震爆發的凌晨,谷風泰人在陸軍總部,突如其來的震動把睡夢中的官兵驚醒了。意識到地震規模非比尋常,陸軍總司令立刻下令全軍展開勘災、救災工作。天還未亮,各地駐軍就陸續回報災況。清晨五點,總司令搭直升機飛往臺中指揮救災,時任總部作戰署上校組長的谷風泰也跟著前往。

「黃金七十二小時,部隊以搶救人命為先,接下來主要是作清場工作,把災區的斷垣殘壁清除,讓地方政府展開重建。」谷風泰與長官深入災區,當第一線救災的阿兵哥就寢時,指揮所內的參謀及幕僚們仍挑燈夜戰寫計畫,以便讓有限兵力發揮最大效用。

「我們忙到凌晨一兩點才休息,早上五點就要起床。」谷風泰表示救災視同作戰,軍人沒有任何怨言。更令人感動的是,有些官兵本身也是受災戶,按規定可以請假回家幫忙復建,但他們確定家人平安後,就留在崗位上繼續幫助受災民眾。

在士兵們發揮「螞蟻雄兵」的力量,挖掘瓦礫清理災區的同時,另一股民間力量也前來支援。「這是哪個團體啊?」看著身穿藍衣白褲制服的志工,親切地慰問受災鄉親,為救災官兵提供熱食、飲水,身為指揮中心一員的他,雖無暇與這些人交談互動,卻已留下深刻印象。

重壓力大

完成救災任務後,谷風泰升任陸軍飛彈指揮部指揮官,接著在2001年底晉升少將。2004年,飛指部奉令從陸軍移編國防部,並將海軍的岸置反艦飛彈部隊納編,成為國防部飛彈司令部,他也順勢成為國軍史上第一位「飛彈司令」。

身為飛彈部隊最高主官的他,白天到各部隊視察,晚上再批文辦公。儘管已盡可能地正常作息,累積的壓力仍然造成身心不調。

「當指揮官及司令那六年多,因工作壓力大關係,身體出現一些不適的狀況如頭痛、肩頸痠痛,甚至胸口也起疹子發癢,常常抓到破皮滲血,得時常吃止痛藥,嚴重時走路還會偏一邊。」谷風泰回憶說, 這些病痛症狀在交卸司令職務,轉任砲兵飛彈學校副校長之後稍有緩解,但心理的重擔,一直到退伍離營之後都還放不下。

「有一天,他半夜醒來,說要到臺北開會,我就告訴他,開什麼會啊?你都退伍回家了!」談起丈夫對軍旅生涯「舊情綿綿」的往事,妻子趙秀珠又好氣又好笑。

「剛退伍的那半年,我感到前不著村,後不著店,有嚴重的失落感。」當了半輩子軍人,一夕之間成為賦閒在家的「老百姓」,不只谷風泰一時難以適應,就連太太也感到有壓力:「出門就會想到,哎呀,這個人在家,得趕回家作飯給他吃。」

入經藏卸盔甲

2009年,谷風泰退伍,定時到高爾夫球練習場運動,因而認識了教練王榮華。年齡相近的兩人成為好友,身為慈濟志工的王榮華,把很多服務訊息與他分享,曾參與九二一地震救災的他才知道,原來當時看到的民間人士,就是「慈濟人」。

在王榮華盛情邀約下,谷風泰在捐款的同時,也參與了高雄區《法譬如水》經藏演繹。以往對佛法不甚了解,對念經拜佛不感興趣的他,就此找到了契合自己的法門。

「演繹的內容談到孝順,讓我想到父母對我們的付出,以及過去對他們的忽略,不禁心生懺悔。」投身軍旅「移孝作忠」,谷風泰很遺憾沒能在父母健在時多陪伴他們。往者已矣,來者可追,加入慈濟的他,把學到的善法用在生活上,「谷將軍」開始不一樣了。

「以前孩子和他講話時,都要立正站好呢!」「現在家庭氣氛改變,沒有那麼僵硬嚴肅了,反而是她講話比較大聲。」夫妻倆你一言我一語,顯得輕鬆自在。

以前身為父親及長官的他,脾氣急躁易怒,說話的態度、語氣都很強硬。雖說軍人講話不喜歡拐彎抹角,被罵或罵人都是家常便飯,但谷風泰自省之後卻認為,自己其實還有進步的空間。

「因為專業,有時會讓人覺得我很強勢,造成長官的誤解。」進入慈濟,學習「縮小自己」之後,他體悟到過去的自己,也許觀念、做法是對的,但表達的方式不好,習氣不好,常常會傷到別人。

「我以前講話都是命令式的軍人口吻,現在不會對孩子兇了,會站在他們的立場想。」待人接物多了一分柔和,谷風泰改變自己,也改善了親子關係。

掃廁所勝我執

懷著一分歡喜的心,谷風泰以五十多歲的年齡,加入了慈濟志工的培訓隊伍。兩年前初入高雄靜思堂當香積志工,他不假思索就拿起菜刀,資深志工提醒他:「您切的菜太大塊了。」問清楚後才曉得自己不夠用心,那批食物是要做給幼兒園的娃娃吃的,當然要縮小尺寸才行。

香積之外,「福田志工」更是考驗,身為退伍的「備役少將」,谷風泰要放下將官身段掃廁所,是有一番掙扎。就在勉強自己,跟其他志工一樣拿起刷子刷馬桶、小便斗時,有位男士正要來如廁,這時志工群中一位師兄即對這位男士說:「師兄歡迎使用,順便幫我們檢查一下有沒有要改進的地方。」

谷風泰回頭一看,竟是一位他所知的企業董事長,當下給予自己很大震憾。「他都能做得到,為什麼我不行呢,貢高我慢的心態當下就融化於無形。」戰勝了無謂的我執,之後做各種工作,均能欣然輕安自在,「谷將軍」像度過泥淖的騎士般,在菩薩道上加速前行;看不到「英雄無用武之地」的落寞,示現施比受更有福的真義。

2012年3月,谷風泰到大林慈濟醫院當志工,協助行動不便的病患進出。當時一位年約八旬的老先生走出大門要搭計程車,在門口值勤的他上前幫忙。

「你是軍人退下來的吧?我看你像軍人啊!」或許是軍旅生涯的烙印太與眾不同,老先生一眼就看出他的背景。「你這樣會不會覺得委屈啊?」

「不會啊,過去是別人服務我,現在換我來服務,這是我們的回報啊!」谷風泰小心翼翼地攙扶老先生上計程車,臨行前,老人家送了他一句發人深省的話:「真好,能夠服務別人的人,有福啊!」

「回頭想想,在那裏被人服務的人,不是年紀大行動不便,就是有病痛,才會有那種感慨。」領受了被幫助者的祝福,谷風泰慶幸自己還能為社會做些事,擁有人力資源管理碩士學位的他也呼籲,生活無虞的退休長者盡量發揮良能,「我們求的不完全是賺錢營利,而是用有限生命回饋社會,無所求付出服務人群,不僅能助人亦能自得身心的快樂、歡喜,生命不要白白浪費掉!」

現在的谷風泰,以「志工新兵」的身分,退而不休的精神持續為社會、為人群貢獻力量;人生的下半場朝氣蓬勃,精采豐富!

(文:葉子豪 本文摘自:《慈濟》月刊567期)

相關文章:
近期相關文章:
歷史相關文章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