法譬如水

12月01日
  • Increase font size
  • Default font size
  • Decrease font size
首頁 滌心垢、除習氣 懺悔人物故事 國內志工

決心要改 燒酒豐變師兄

E-mail 列印
Next
「我不是病死,就是喝死,我想我一輩子就是這樣,我可能無法改,乾脆死掉算了……」一身酒味的徐吉豐,踉踉蹌蹌往三樓的陽臺走去:「我想死!很早以前就想死,為什麼大家都要逼我,不如一了百了。」與家人感情降到冰點的徐吉豐,此刻思緒混亂。他突然地爬上陽臺,躍身一跳…...

曾經引廢氣自殺過一次的徐吉豐,那次傷得很重,送到醫院時一隻腿骨輪裂開,另一隻粉碎性骨折,在病房待了十多天。面對三天兩頭就要掛急診的先生,太太張鳳蘭早已習於為常,這回與四個兒女只到醫院探望隨即離開,不願互動。

「他每天一回來就是一直罵一直罵,撞東撞西的把家裡的家具全部敲壞。全家人都逃掉,沒有人要跟他說話。」理會他,一定起爭執;不理會他,就摔當西、翻桌子。每天的戲碼就像不斷重播的連戲劇,一次又一次。面對天天發酒瘋的爸爸,女兒徐明鏡和家人對他失望透頂,早已選擇冷漠以對,避免日日上演吵鬧或動手動刀情節。

酒醉的迷茫人生 嗜殺成性無餘生

1958年出生在臺南學甲鄉下的徐吉豐,父母除了從事抓蝦捕魚的工作,還兼開賭場做生意。愛喝酒的父親是當地大廟的主乩,時常被鄉民託付「問事」解惑,人緣極佳。

國一時,不愛讀書的徐吉豐已經會喝酒、抽菸、吃檳榔;除了這些,好玩的他,那時最大的興趣還有釣魚、釣青蛙、抓螃蟹、射鳥等打獵遊戲:「小時候上學時,口袋常常裝滿小石頭,看到小鳥,迅速拿起彈弓,見一隻射一隻,其準無比。」

這些嗜酒、嗜殺的興趣,到了婚後並沒有改變。二十歲結婚的徐吉豐慢慢地做起了鞋子生意,七、八年後生意逐漸走下坡,除了跑路還負債幾百萬,不甘心的他想東山再起卻無法如願。失意的他,跑舞廳、喝花酒、交際應酬……更甚以往。

今朝有酒今朝醉,已經酒精中毒的徐吉豐,即使手抖也要喝,天天喝到凌晨一、兩點,外面喝不夠再買回家喝,日日帶著宿醉去上班,一大早辦公桌上就先擺上一瓶参茸酒,以備不時之需。

「我是那種喝到吐還要喝的人,用酒精麻痺自己,喝到累倒睡著了,才肯罷休。高興也喝,不高興也喝,沒有人邀自己喝,流著淚也在喝,無所不至的喝。」那時的徐吉豐有一個外號叫「燒酒豐」,除了賭較不碰外,吃、喝、嫖是樣樣來。

「只要一喝酒,我就變成另外一種人。」有一回喝醉後,徐吉豐與女兒發生爭吵,惡狠狠的他拖著女兒的頭,硬生生把她的頭髮剪斷。還有一次和太太起了口角,怒氣沖天的他,從太太背部重力一踹,至今讓太太留下背痛後遺症。

修補親子間關係 投入慈濟菩薩道

「我不知有沒有辦法改,但我跟自己講,一定要改,一定要改。」生意失敗、酗酒、自殺、家人不諒解、健康亮紅燈,人生走到最低潮的徐吉豐,在醫院開始省思過去生活方式。他想到全家大大小小對他的絕望,又看到年紀一大把的母親隨侍在醫院照顧,他覺得自己實在是很不孝。

內心似乎有一股覺醒的力量讓徐吉豐想沉澱紛亂的思緒,他在醫院開始看聖嚴法師的著作《學佛群疑》,也試著念佛讓自己的心安靜下來。

在這兩年的復健期間,很早就是慈濟會員的太太張鳳蘭與女兒徐明鏡,為了讓徐吉豐脫離酒色財氣的生活,母子倆極力推他參加慈濟活動。出院後的徐吉豐一心想要修補與家人關係,有一天,因為環保站載回收的志工受傷,需要有人補位,家人很希望他能去做做看,徐吉豐心想:「好!為了讓家裡氣氛不同以往,你叫我去,我就去。」

這一次的載回收,把徐吉豐的心定了下來。「我沒有遇過這種人,以前接觸的都是罵三字經、打架的,我想不到真有這種好人。」慈濟志工的真心、熱情,讓徐吉豐如沐春風,好奇心驅使讓他想知道:「為什麼這些人可以這麼善良快樂?」

「我想要做善事,我知道這是一個方法。他們告訴我學佛一定要走菩薩道,我知道我罪業深重,而慈濟是一個做好事的團體,我決定去了解看看。」已經念佛一陣子的徐吉豐,在女兒徐明鏡和太太張鳳蘭的用心陪伴下,一起參與慈濟志工的見習與培訓,四年間,三人逐一受證成為證嚴上人的弟子。

相信因果悔過去 重業輕報好感恩

「學佛之後,我的脖子長了一顆深入皮膚內部的疔仔,它一天一天長大,每天都讓我很痛,最後我痛到去開刀。」徐吉豐回想以前經常帶著十字弓在田野間、樹欉邊以射殺鳥兒為樂,尤其是白鷺鷥和暗光鳥(夜鷺)。

銳利的箭矢射穿鳥兒的脖子,鳥兒應聲倒下,鮮血直流直到氣絕才從樹梢掉落。有時見及幼鳥他也沒放過,小鳥打下來之後,剝鳥毛,竹片叉進鳥腹,用猛火翻轉燒烤,痛快享受,不覺殘忍。

「我的嘴唇一、兩天就被牙齒咬破一次,血流一堆;有時嘴唇會被咬掉一塊肉,變成潰瘍還長膿,有一度我懷疑是口腔癌,到現在還常常這樣,沒有改善。」

過去喜歡釣魚的徐吉豐只要興致一來,不是提起釣竿往岸邊垂釣,就是開著竹筏出去海釣。活生生的魚兒上鉤後,魚兒掙扎扭動,被魚鉤鉤住的嘴巴,鮮血不斷流出。新鮮的活魚燒烤下酒最好,徐吉豐無視於魚兒的呼喊,他與友人現釣現殺,切開魚腹、剝掉魚鰓、抽出腸子準備大快朵頤一番。

「我射穿鳥兒的脖子,勾住魚兒的嘴巴,都是要他們的命,而他們只讓我挨了一刀和口腔潰瘍。」深信因果的徐吉豐知道過去造了很多殺業,雖已吃齋唸佛,做慈濟事,但他說:「因果報應歷歷不爽,有做就有報,只是時候未到。」

徐吉豐感恩過去讓他殺害的無數生命,只將他做「重業輕報」的處罰。懺悔的他說:「蠢動含靈皆有佛性,我要認真念佛、行善迴向他們,希望牠們都能安息與得利。」

「你改變了,全世界都改變了;你心境轉了,別人心境就跟著轉。」一念之間,命由心轉。徐吉豐說:「只要是自己決心要改,一定可以突破。」

過去的「燒酒豐」變成現在人人稱呼的「師兄」,讓很多朋友感到詫異,常有人笑著對他說:「你怎麼愈看愈像慈濟人。」如今的他在職場中、在朋友間,把握因緣隨化度人,邀更多人一同來茹素,一起來學佛。【更多內容,請參閱慈濟全球社區網

(文:邱素花 臺南安南報導2014/04/16)

相關文章:
近期相關文章:
歷史相關文章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