法譬如水

12月01日
  • Increase font size
  • Default font size
  • Decrease font size
首頁 滌心垢、除習氣 懺悔人物故事 國內志工

惜茶緣 一碗師公飯的承諾

E-mail 列印
Next
「我以前不怎麼聽話,剛開始上人會說:『我那個忠厚老實的弟子。』我只好慢慢的假裝,裝久了,二十年以後就有一點點像了……」三義茶園的負責人慈濟志工陳忠厚說到從前,靦腆的笑容藏著絲絲的溫馨。

4月26日苗栗靜思書軒心靈講座,陳忠厚娓娓訴說如何走過九二一傷痛,長住慈濟三義茶山,用生命種茶……

「其實要講到茶,我對茶一竅不通,到三義茶山十多年,現在還不怎麼敢喝茶,因為喝了茶會睡不著覺。」以前沒有種過茶,從埔里來的陳忠厚為什麼會跑到三義去種茶?

走過傷痛大地後的蛻變

打開塵封已久的記憶,陳忠厚的思緒回到1999年,他也是九二一最嚴重的受災戶之一,他無奈地說:「九二一大地震的前十七天,慈濟志工為土耳其、科索沃募款,那次的募款很辛苦,大部分的人說:『土耳其跟科索沃在哪裡,我不知道,為什麼臺灣不救,要去救外國?』。」

當九二一地震發生以後,證嚴上人到埔里,上人要陳忠厚帶他去看那些救災戶時,講了一句很沉痛的話,上人說:「大家都說我們沒有救臺灣,這一次要救徹底。」所以上人把所有慈濟的資源直接投進了九二一災區。

「九二一以後,看到山河破碎,一下雨就土石流,所以三義那個地方,上人知道不能再開發。上面原本就有茶,上人想:我們是不是把茶種起來。」陳忠厚談到上人要求種的茶不能有化學肥料,不能有農藥,不能有除草劑,最重要那個茶要吃素,要持齋戒,就是雞糞、牛糞都不能放。

「農藥不能用,蟲有多少你知道嗎?今年少一點,前年茶蠶至少有一億隻以上,師兄一個人拿一個水桶去抓,抓滿整個水桶,不知道要拿到哪裡倒,看到吃不下飯。」陳忠厚不堪回首地說:「尤其每年的現在,苗栗會辦桐花季,每天山上最少有二三千人,人很多就把鳥嚇走了。」

還好,春天……大自然的捕蟲專家解救這片茶園,還有從臺灣海峽海上來的的濃霧,濃到伸手不見五指的濃霧,把有機肥溶解,都是有機茶園的大幫手。

該如何種吃素的茶

「你擔埔里的債務,三義給我,我盡我的全力把三義茶山扛起來。」陳忠厚記得那時候他這樣子跟太太說。他還說:「你在那邊沒辦法度過去的話,就把土地賣了,然後把債務還掉。」太太沒有講好,也沒有講不好,她含著淚說:「我拼不過去有土地可以賣,你到山上拼不過去,你怎麼辦?」

陳忠厚沒辦法回答,只好告訴她:「如果我有生之年沒有辦法把茶山交給上人,我就埋在三義,不要回埔里。」那種破釜沉舟的心,已經沒有選擇,從那時候到現在,陳忠厚沒有周休二日,他希望跟時間賽跑,讓上人來得及也讓自己來得及。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氣說:「我必須把山上的茶山當我的生命、慧命,當我的事業、志業,當我的家業這樣來做。」

「今年的春茶比去年多兩成多,感恩許多環保志工提供有機環保酵素,志工們自己買黑糖,做酵素給我們。」陳忠厚利用下雨時把酵素灑在土壤上,酵素會把有害物質一個一個分解掉,分解當中會有空隙,空氣跑進去就有含氧量,氧氣夠微生物就多,微生物多,土就愈來愈鬆,下雨時就不會流掉,雨水會往下沉,沉到地底下,所以兩個月沒下雨,草也不會枯掉,山上的土壤不再貧瘠。

經過三年多,綠茶出來以後,紅茶也出來了,到了去年,烏龍茶的品質也拉上來,三義茶園站上了舞臺。

一碗師公飯的承諾

「我只是一個很平凡的農夫,從小在農村長大,當農夫當了一輩子,最大的願望,我長大以後,可以賺一些錢,養幾個孩子,讓他們長大,然後老年的時候可以養老。」

陳忠厚沒想到四十幾歲遇到上人,變成上人的弟子。陳忠厚回憶:「九二一,上人知道我的房子倒了的困境,知道我必須面對生命中最艱苦的那一段日子。所以第六天,上人行腳到埔里時,那一天中午十一點多,我在廣場發放時,上人要我上去一起用午餐。」陳忠厚想到當時他拿著環保碗,上樓時心想:「師父很疼我,知道九二一我們每天吃羹飯,他一定從臺中帶很多好吃的東西來慰勞辛苦的我們。」

上二樓後,陳忠厚以為有很多人,結果只有上人跟兩位師父,一位師父從一個灰色的環保袋裡面端出一個大碗公,上面蓋著一層保鮮膜,裡面只有一碗師公飯。師父把那一碗師公飯分成四碗,因為陳忠厚帶的環保碗比較大,他分最多,每個人分一碗,上人只分半碗,然後從頭到尾,上人沒有再講第二句話,上人只講:「我們來吃飯。」四個人坐在那邊默默地把那一碗飯吃完。

「在上人面前,我忍住所有的眼淚。」陳忠厚說他其實內心非常的明白,上人要告訴他:「無論你多辛苦,都有師父陪你走過去,就是只有吃師公飯也一樣。」用完餐要下樓去看組合屋時,上人走在前面,他走在後面。

「站在埔里聯絡處二樓的樓梯口上,我往下望,上人他那一襲長袍灰衣,襯托下的背影,他消瘦的肩膀上,我看到他必須擔起全天下眾生最沉重的負擔,當下,我再也沒辦法忍住眼淚。」陳忠厚在內心不斷告訴自己,無論怎麼樣,都要幫助上人,就是剩下一碗師公飯,自己也要甘願擔起來。

做過心導管繞道手術的陳忠厚,現在每三個月要抽一次血。因脊椎變形壓迫到神經,他的右腳沒有感覺。他求醫生用藥讓他至少再活五年,他要把茶山交給上人。

「靜思法脈勤行道,慈濟宗門人間路。我們何其有幸生在這個時代,成為靜思第一代弟子,跟著上人修行。我們只要有一點發心,一點願力,我們都能夠幫上人擔起如來家業,讓慈濟走向千秋百世。」陳忠厚說他做得到,大家一定也做得到。

一念真心 用生命做慈濟

「陳忠厚在慈濟山將近十五年的時間,原本貧瘠的土地,讓幾乎要枯死的茶樹起死回生。脊椎壓迫,心血管也不暢通,如果是一般人就會在家裡乖乖的休息。」慈濟志工劉碧蓮感動陳忠厚有上人的法入心,還有願力,對上人的承諾,要好好的把茶園耕起來。

「看到上人那瘦弱的肩膀要挑起全天下的重擔,激發陳忠厚的願力,要幫上人承擔志業,承擔如來家業。」今年剛接和氣組長的慈濟志工劉碧蓮深刻的感受到這個重擔,發願要跟陳忠厚一樣堅定自己的願力,跟隨上人。

「一念真心為靜思,經冬歷春開源掘泉;一分善心為茶樹,冷暖晴雨呵護備至;人間菩薩如農夫,寒來暑往守護大地。」書軒職工蕭瑞玲讚歎陳忠厚秉持著上人的那一念悲心,護持靜思單純的心念,對的事情做就對了。

三義茶山堅持耕種有機茶,背後蘊藏著對大地的疼惜與呵護。信念單純的陳忠厚,順應自然生態,他覺得:「蠢動含靈,萬物都有它生存的必要,我們必須尊重每一個生命,所有動物跟草木。」因為尊重,茶園的嫩綠茶葉,努力吸飽大地所給予的養分,回饋最自然、有機的茶香。【更多內容,請參閱慈濟全球社區網

(文:袁淑珍 苗栗報導 2014/04/26)

相關文章:
近期相關文章:
歷史相關文章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