法譬如水

10月27日
  • Increase font size
  • Default font size
  • Decrease font size
首頁 滌心垢、除習氣 懺悔人物影音 國內志工

燦爛含笑 童養媳不再有怨

E-mail 列印
Next

「你只會跟我要錢,家裡的事一點也不幫,就算要我給錢也要提早說,不能臨時說缺錢,就要我把錢變出來啊!每次只會留爛攤子給我收拾……」以往的游含笑面對先生老是向她伸手要錢,總是忿忿不平發著牢騷,口中碎碎唸、不甘心地地把錢交出。

送作童養媳 艱苦生埋怨

回想起過往的人生,含笑仍帶著些許的無奈與感傷。生母將她取名為「含笑」,是因為生母喜愛含笑花的清香,花苞雖小,但是耐寒、耐暑,無需特別栽種也能長得很好,她期待女兒將來也能有強韌的生命力。無奈家裡孩子太多,考量經濟因素,只好忍痛將她送給表舅當童養媳。

含笑四、五歲時進了養父母家,小小年紀就得分擔家事,天未亮要趕著家鵝到溪邊及山腳下覓食,有時回家後要掃地、切番薯藤餵豬;太陽下山前,還要到田裡將曬乾的稻稈,拿回來做草蓆。一連串的家務,對一個孩童的負荷實在很大,每當動作慢點、偷懶一點,換來的不是養母的惡言辱罵,就是拳打腳踢。她渴望得到家庭溫暖與愛,卻是那麼地遙不可及。

養母生了十個孩子,日常生活用品永遠是賒帳的,等到穀子收成或賣了豬,才有能力償還,因此家裡雖有大片稻田,卻永遠吃不到白米飯。這樣的生活讓她心裡感到不平,開始怨天怨地,恨生母棄養,也怨養父母偏心。

平淡婚禮 生活壓力難喘息

「你們今晚就在一起吧!」養母簡單的一句話,將二十一歲的含笑和哥哥「送作堆」。這和她所期盼的婚禮完全不同,沒有美美的新娘禮服、戴婚戒、也沒有結婚照和喜宴,唯一不同的只是從養女變成媳婦的身分。與即將「送作堆」的丈夫沒有太大的交集,更談不上感情,而這個人卻要變成她終身的依靠,但是她並沒有第二個選擇。他們住在養母分配的房間,這是他們唯一的財產,煮飯、吃飯、睡覺全在這個斗室內。

婚後一個兒子、三個女兒陸續出生,丈夫與朋友學做糕餅生意。由於不善於做生意,又無法分擔家計,還常常增加家裡債務。由於工作不順遂,他開始染上賭博、喝酒、抽煙的不良習慣,動輒好幾個月全無音訊。「酒後開車」、「無照駕駛」……一疊疊的罰單,常壓得含笑喘不過氣來。

只有讀過小學一年的含笑識字有限,只能當作業員或清潔工,微薄的薪水無法應付生活開銷,先生又貪得無厭地索求,於是「借貸」成了她無法擺脫的宿命。每每孩子開學前兩個月,她就開始擔心繳不出學費,怎麼辦?她一次次自問:「為什麼人生會這麼悲苦?何時才能改變命運?」

助人心念現 坎坷命運見曙光

坎坷的命運終於在她接觸慈濟,投身環保回收的工作後,有了微妙的變化。

1992年,含笑在一家染整廠工作,某一天收音機裡傳來一個聲音:「功德會每月壹佰元就可以幫助苦難人……」但她還來不及記下如何捐款?收音機的聲音就消失了,當時含笑心想壹佰元就能幫助人,有機會她也要捐款。又聽鄰居黃錦華說起:「有一個功德會專門做報紙回收,賣了錢去幫助貧窮的人……」聽到回收報紙就可以救人,含笑開始在家裡及工廠做報紙、紙箱回收,每天將回收物放置在漢堡店。

有一天含笑剛剛從平價購物中心出來,看到門口停了一輛小貨車,她伸頭往車裡看,看到一本《三十七助道品》含笑心想應該是載紙箱回收的師姊,等她來再問清楚,說不定可以因此找到功德會。等著等著,她果然等到載回收物的郭金盆,向她介紹慈濟功德會,邀她初一、十五到桃園支會禮拜佛經,這時她對慈濟才有了初步的認識。雖然自己還過著借貸的日子,卻不減她想要參加功德會的心,她想盡辦法節省生活開銷來捐款。

響應證嚴上人的呼籲:「用鼓掌的雙手做環保」,含笑學習從惡臭的垃圾中,分類出紙類、塑膠類、鋁罐、鐵罐等回收物;做資源回收需要專心、細心及耐心,因為分類錯了,回收廠商不是不收貨,就是要扣錢。

每當將一堆堆垃圾仔細分類清楚後,不知不覺中,含笑的心情也由煩悶轉為開朗,臉上笑容增加了,抱怨減少了,對於不如意的人生也不再自怨自艾;她感恩慈濟這方環保福田,讓她走出生命的陰霾,享受陽光普照的溫暖;她更感恩當年引導她認識慈濟、進入慈濟的收音機,以及生命貴人黃錦華、郭金盆……

工作不忘推回收 長官認同支持

除了繳功德款、做環保,金盆鼓勵含笑開始募款。1995年含笑進入一家電子公司做臨時清潔工,她為了做回收,建議王廠長是否可以在廠內設立垃圾分類桶。「為什麼要做分類?」廠長不解地問她,含笑告訴廠長,自己參加慈濟功德會以及做環保回收等,希望工廠也能做分類,賣的錢可以幫助貧、病的苦難人。

「一個清潔工,有如此的善心與愛心。」廠長感動之餘當場採納她的建議做垃圾分類,並捐款贊助慈濟。王廠長不僅自己認同,開會時還邀請同事參與功德會。得到廠長的支持,同事們紛紛成為慈濟會員,並將善款交給她,1999年,她順利受證為慈濟委員

往後每年公司舉辦國外旅遊,含笑總是放棄旅遊的機會,並將旅遊補助款全數捐出,長達十二年之久。她說自己沒有能力每月多捐一點,有此機會就要多布施一點,況且不旅遊,既可以加班賺錢又可以助人,她感到比出國去玩還要快樂。

王廠長受到含笑的影響,陸續參加多次募款活動,不論捐病床或建設基金、認養重建大地震所震垮的五十一所學校的希望工程。含笑流下了感動的淚水,心想自己只是一個小員工,竟能得到長官如此的信任與認同,這是在她過去的生活中不曾發生的事,她開始感受到社會的溫暖與愛心。

轉念不再埋怨 坦然看待人生

2008年發生「金融海嘯」時,含笑被資遣,拿到遣散費時,她想到上人說:「有十應捨一」。又看到世間災難頻傳,自己雖然還在繳貸款,但是畢竟有房子可以遮風避雨,比起一些受難者,自己的生活猶如在天堂,於是她以先生及三個孩子的名義捐出愛心,做為國際賑災,幫助有難的一方,並希望藉此能為家人種福田,啟發家人的善念。

「老公,你要的錢我已經放在桌上。」當含笑彎著腰,恭敬地將三仟元給先生時,內心充滿感恩與平靜,感恩自己還有能力負擔生活所需,感恩先生還健康,可以一家大小生活在一起。

2011年四月某日清晨,她在路邊等待共乘的車輛,突然一輛行駛飛快的計程車,追撞一輛箱型車,箱型車因而失控衝向路邊,不偏不倚撞到含笑,剎那間她整個人被捲進車底,同行師姊見狀嚇壞了。然而奇蹟似地,含笑除了手臂擦傷外並無大礙,以前的她可能又要抱怨:怎麼這麼倒楣,做好事還會被撞!現在的她則感恩自己能夠重業輕受。

這是因為上人的話:「甘願還,打八折;不甘願還,加利息。」時時提醒她,面對因緣果報要心甘情願接受,遇到不如意時,要用「甘願做、歡喜受。」的心情坦然面對。

清晨時分,含笑走在環保站旁的紅磚道上,微風徐徐吹起,迎面飄來一股熟悉的花香,原來園裡的含笑花已經開得燦爛,她駐足在一朵花苞前面,想起生母當時對自己生命的期許,自己奮力走來的每一步,越來越有價值,不辜負所望,就像眼前這朵含笑花一樣,度過寒冬之後終能開花、散發怡人的芬芳。【更多內容,請參閱慈濟全球社區網

(文:張綺涵 桃園報導 2014/06/05)


相關文章:
近期相關文章:
歷史相關文章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