法譬如水

10月26日
  • Increase font size
  • Default font size
  • Decrease font size

大地貴人 做所當做

E-mail 列印
Next
【證嚴上人6月27日高雄行腳開示】
證嚴上人行腳的步履停駐在高雄,6月27日為環保志工開示時,先與眾人敘舊並勉勵:雖然高雄區環保志工半年多沒見到上人,但透過薰法香,或清早五點半收看大愛臺《靜思晨語》節目,「每天都有看到師父才對,只要大家每天都想到師父,時間到,門打開,師父就進你家跟你說話。現在要聽師父說話,師父可以天天去你家,面對面跟你說話,這不困難。雖然半年沒出門,不過,我也很認真,也是很精進,每天說話給大家聽,所以你精進,我也精進。」

生命尚存多少時 把握當下做貴人

「我一直感覺,時間來不及了。我也是老菩薩了,所以我也要好好把握時間。到底(上天)要給我多久時間講話,我不知道,但是我每天看到這麼多老菩薩在做環保,我每天都跟老菩薩說感恩。」

上人肯定環保志工的付出,「因為環保我就沒辦法做,你們做到了!」上人從分享的影片上看到八十多歲的老菩薩,拖著三輪車,載著滿車的瓶瓶罐罐,個子很瘦小,卻得拖這麼大的一臺車,拖得這麼遠,令上人看了非常感動。

「就像八、九十歲的老菩薩一樣,每天在那邊分類,一大早出去,將瓶瓶罐罐收回來環保站,接著進行分類,我想在座各位菩薩應該都是這樣做的。」這天大清早出門,隨師一行人前往大寮共修處。抵達目的地已八點多,太陽很大,看到很多環保菩薩,站在大太陽底下,還是很用心在做分類,「也有人拿著螺絲起子鑽鑽鑽,把東西分類。日頭這樣曬,汗是這樣流,衣服都溼掉了。他們如如不動,一樣在那邊做。我相信各位菩薩也是這樣在做。」

生命在這時代發揮,人人為保護天地萬物而付出。上人聲聲讚歎年長的環保志工:「年輕的時候,他們可能為照顧家庭、養育孩子;年紀大了還是沒放棄,現在是為地球、為人類付出;人間有環保志工真好,環保志工是大地的貴人,也是人類的貴人!」

樸實生活簡約用 清淨源頭留後世

上人提及現代人跟隨流行,使用手機的汰換率非常高。「手機裡面有一種鎳或錫的成分必須從土裡淬鍊出來,而能用的只有一點點,但是要挖很大片的山土,所以一支小手機就要破壞山河大地。何況是不斷一直換手機,到底要挖多少土地山礦?」上人深切地提醒,籲請眾人省思。

「塑膠,我們都知道那是石油做成的,土地裡面的石油,因為有油脈,所以我們該疼惜我們的土地。土地裡有油跟水,都是埋在地球裡面,有的地方是水脈,有的地方是油脈、油礦,所以我們要疼惜水資源。常常說我們用水要疼惜啊!」

上人叮嚀,「臺灣能抽油的地方不多,不像中東插下(地底)去就是油,他們沒有水,他們買水跟我們買油一樣。水比油更貴。我們這邊水很便宜,油很貴。所以說水跟油是很重要的。我們日常生活中用的水桶、臉盆也是石油做的。甚至我們回收來的塑膠,瓶瓶罐罐、寶特瓶等等也是,我們把它清理清理,又再把它處理後變成毛線,做成毛毯……」

上人苦口婆心地說,「這些東西總歸納起來就是石油,地球的石油是有限的,水也是有限的,石油更有限。還有什麼東西給我們抽?我們若抽乾,後代子孫怎麼辦?」上人提出根本而踏實的作法就是「清淨在源頭」。「向鄰居宣導,不是說來環保站就好,可以跟大家說,師父今天這麼說,我們若能把環保的塑膠類回收,可以保護地球,就不會一直抽(石油),不讓土地提早乾枯。」

上人提醒,「我們要記得還有鄰居,還有很多人,我們可以跟他做朋友,拜託他們幫我們分類。回收物收回來後,我們在環保站就會做得比較快樂。更重要的是,我們若是出去載環保回收物,垃圾別載回來。」上人在環保站看到一堆很雜、很髒的回收物,在大太陽底下散發出一股臭味,令上人看到很不捨。

但環保志工不怕髒,上人問他們這樣辛苦嗎?他們摘下口罩笑說習慣了。上人除了感動外,也很不捨。上人期待人人一起來宣導,不要載髒的垃圾回來,「我很期待大家做到很開心,很有衛生,而且可以環保疼惜大地,能讓氣候調和,減少汙染,那麼空氣就會比較清靜,不會產生溫室效應,我們應該要讓地球溫度降溫。」

付出人間現價值 發揮生命最大用

臺灣不像其他國家乾旱到無法種植,造成飢荒,不過,臺灣土地面積小,塑膠類不回收,到最後就會埋在土裡,造成土地無法喘息;甚至無法耕作,人又該如何生活呢?上人再三叮嚀,地球要靠人人疼惜,人人保護;同時也很感恩全臺灣有八萬多位環保志工在各個角落用心投入。

「我們的人生,到底有多久呢?是幾十年?長短沒人知道。但是生命的寬度,我們可以開闊一點,讓生命活得有價值。」上人在開示前,聽到環保志工分享一位個案的故事,他的太太身體有病,有情有義地悉心照顧,一切生活起居都要他背著她,「為了照顧太太到自己變成駝背,太太辭世後,慈濟人來關心,就把他帶來做環保。一直做到彎曲的身軀已經直起來了,這很不簡單。」

上人分享,幾十年前,慈濟大學有位心理學教授跟上人聊天時,提到人的身體為什麼有病?「腦神經是如何中風?中風後要如何治療?怎麼樣的疾病會死?」

心理學教授說,「真的有病而死的很少,很多都是嚇死的,不是病死的。」教授並舉例,「我們人若有癌症,什麼症狀自己都不知道,每天都說自己很快樂健康,一旦給醫生檢查,醫生若是說懷疑……還沒說是什麼病,自己就已經覺得自己生病了,就開始害怕了。一直不敢看醫生,於是就擔心死、怕死、憂鬱,所以心打不開。」

至於什麼樣的人才比較快樂?這位教授說,可能是要做個有用的人,有用的人認為自己有使命感、有責任;他又舉例說,「上班做主管的人很有成就,或者是大老闆、董事長,他感覺到公司沒我不行,所以他身體好、精神好。若是退休,開始就覺得自己退休了,放鬆了。事情就不用自己處理了,所以對事情沒產生功用了,像這樣的人就很容易不用頭腦,不用頭腦也不想出賣體力,這種人就會很快變成老人癡呆,身體沒功能,他就感覺自己沒用,越憂鬱,腦筋就不想動,不動就變成記憶退化。」

上人期許,「我們該活出價值,如何幫人間付出,這叫做大地貴人、人間貴人。人人來到人間,在天地之間,應該要為人間付出。我常常跟大家說,我們臺灣有很多大地的貴人、人間的貴人……我們的環保菩薩就是大地貴人。我們都知道環保要如何做,人可以救大地,人人將生命發揮到很有用,做環保做到大家很快樂,互相敬愛。」

心心念念環保事 僅留餘息仍不忘

日前才往生的呂進泳就是上人所說的大地貴人、人間貴人,這位慈濟人稱呼「泳伯」的辭世,令上人十分不捨,「泳伯啊!是師父的好弟子,我從花蓮出發到臺北,我每天都在想,我若來高雄,會少一個弟子給我看;我每回來高雄,泳伯一定是在師父面前。我這回來,從臺北開始,一直在想,我若來高雄這一天,已經看不到他了。」

「他很愛慈濟,就算身體有病,也一定要去大林慈濟醫院。因為這麼剛好,那天大林也在開一臺心臟的刀,那臺心臟的刀要開好幾小時,一樣也要用同一臺(葉克膜)機器。但是泳伯是心瓣膜剝離,他已經有點痛苦了,他去高雄某醫院就診好幾次,醫生跟他說沒怎樣,他回來後繼續做慈濟,一樣在靜思堂,在這做環保,前前後後看顧著……」

當泳伯心瓣膜病發時,為了去大林慈濟醫院看醫生,「他竟然找他師姊去坐莒光號的火車去大林;像這樣的人,只要一點剝離,就已經受不了了,他還可以撐一個禮拜的時間,就診回來再做事情。」他太太原本提議搭高鐵,但他卻堅持搭火車,說是當作陪伴太太坐兩小時的車旅行,而旅途上聊的都是慈濟環保的事。

泳伯的情況是心瓣膜要開刀,但病情不能拖,得趕緊轉院到斗六的某家醫院,其實當時已經很危險。即使開刀,泳伯的病情仍存在相當高的風險,後來病況一直不佳,他明瞭自己的狀態,交代太太許多慈濟事;最後想留一口氣回到大林慈院做病體解剖,也已盡力了。

全心投入為群生 用情人間乘願來

泳伯往生時,到現場助念的慈濟志工都說很不可思議!「泳伯的身體飄出檀香,很有清香的味道,一陣一陣飄出來,不是一兩個人聞到,是在場的人都聞到。」

上人幾度哽咽,「泳伯是師父的好弟子,他從投入慈濟,已經二十多年。杉林村那時蓋房子時候,幾個月都住那,最近常常回花蓮,投入精舍工程。他常常回去,沒多久前才回去。回去做工程前也去國外,國外的生活營,他也去做隊輔。與天下結很多好緣,一世人得人疼,他付出很多,到最後用身體展現,真的是師父叫他泳(勇)伯。」

「他真的沒給師父漏氣,他的生命如何長,誰都無法知道,但是他的廣度跟深度,還有生命價值,真的做到了。雖然才六十幾歲,師父不捨,大家不捨。不過他得人疼,很多人不捨得他。」

透過泳伯的付出人生,上人期勉眾人,「我們真的要疼惜大地,疼惜人類,我們的生命是自然法則,無法留下去幾百年;但我們利用時間,該做的,做就對了。生活在人間,為人間付出,為大地付出,這樣做每天都會很快樂。每天快樂,就會健康,所以我們每天都培養快樂與健康,生命付出就是最有價值的。」

「泳」不退轉 盼乘願再來

近期相關文章:
歷史相關文章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