法譬如水

11月27日
  • Increase font size
  • Default font size
  • Decrease font size
首頁 滌心垢、除習氣 懺悔人物故事 國外志工

捨小愛 文學少女變執行長

E-mail 列印
Next
「寫作、看書、看電影」曾是狂熱年少的張秀民生活中最重要的一部分,她經常一天看兩、三場電影,最高記錄曾在一個月之中看了二十部以上的電影,對文學與電影相當著迷,直到認識慈濟以後,在她心中有了不一樣的變化。生命是一場探險,充滿著問號與轉折,從小散發文學才能與熱情的女孩,最後卻離開文學創作之路,張秀民在她的人生之路是做了什麼抉擇?

從小對文學就非常喜愛的慈濟志工張秀民,小學五年級時便開始畫漫畫,初中時她寫散文並投稿在《戰鬥青年》中;高中時期她寫武俠小說,到了大學順利就讀中文系,不斷地寫作,常常利用在圖習館打工的機會看書,張秀民就像讀字機一樣,廣泛的充實自己,如小說、報章、科學雜誌《牛頓》到《運動天地》各式類別的圖書,她經常是很隨興地閱讀所有的刊物。

閱讀、創作、看電影一直是張秀民生命中的最愛。大學畢業後的她,連續兩年入選吳濁流文學獎小說獎,第三年(1974年)更以小說《某年夏日》獲得「正獎」(優勝)。

「那些年的教師生活是我生命中最快樂的時光,批改學生的作文和週記,我經常寫得比學生的內容還要多。」擔任高中教師的張秀民愛上自己的工作。但嫁為人妻後,張秀民隨著身為醫師的先生前往日本開業,定居在日本群馬縣。

緣牽慈濟心 為大愛寫歷史

1991年慈濟日本分會正在籌措成立,有一天,在志工謝富美家中舉辦聚會,張秀民因緣前往,第一次真正接觸慈濟。當時她帶了證嚴上人「幸福人生講座」及慈濟人的錄音帶回家,她與先生聽了一整晚,兩人因此感動對泣,先生告訴她:「以後為了慈濟,你假日可以到東京去沒關係!」從此以後,約近二十年,每星期她一個人搭著三個多小時電車,從群馬到東京渡過她的慈濟週末。

在東京與群馬間,無數次往返的電車路上,張秀民的文學才能完全發揮,她寫下一頁頁日本分會的歷史。每次活動之後,就在回家的電車上快筆寫下文章,到家後立即傳真給會打字的志工,連同洗好的相片,並寫好圖說,再從日本郵寄回花蓮給師父們看。

年輕時擅長寫小說的她,來到慈濟後不再寫小說,改為寫志工的故事;不再看電影,改為看志工的人生。日本分會走過以手工剪剪貼貼做單張月刊的草創期,初期志工人數稀少,委員人數也是個位數,她執筆的紀錄更是不曾停下。

她走過1994年名古屋華航空難事件,那是她第一次參與大型急難救助,「當時忘了任何的害怕,握著家屬的手只希望能讓對方心安。」張秀民深深感受到災難發生後,人們是多麼地無助;2011年東日本三一一大震災發生,分會在人手不足下,她仍十次前往見舞金發放現場,見證慈悲。

二十多年來,張秀民是日本分會最忠實也是最盡職的人文真善美志工,她深入參與也記錄了每一步歷史。「秀民師姊是日本分會的『活資料庫』,在分會常會有一些相片,你只要問她,她就會講一個故事給你聽。」志工李淑娟分享著。

捨電影小說 愛讀慈濟故事


2002年時,張秀民接任執行長,雖然走入慈濟停止她的小說創作,但對於小說中人性思考與探索經驗,讓她對生命的體悟,轉化為實踐與印證。「上人告訴我們要用耳朵『看』,用眼睛『聽』,這是要我們心境不要因表象而受影響。


與志工一起分享、傾聽彼此的人生,讓苦與樂同存,更接近真實的人生。對她來說,每個人都有長處,沒有對錯的問題,只有觀念的問題。「永遠相信別人的她就像一位慈母,總是讓人感受到像家人的溫暖。」副執行長許麗香說,即使面對再大的壓力都能夠保持笑容,是她最令人佩服的地方。

當志工間意見相左時,她不會急著給答案。「每個人都一定有她的優點,而要成為一個有智慧的人,是須要靠磨練的。」張秀民對人總是給予最大的包容和空間。

慈悲,就是她的熱情。她把對文學的熱情,轉移為宗教的慈悲;把閱讀小說的嗜好改為熟讀《衲履足跡》。加入慈濟之後,她捨棄了最愛的小說與電影,張秀民說:「因為慈濟人的故事就讀不完了!」

曾是文學少女的她,在生命轉折處,她已是日本分會中歷史中的一員,同時也記錄著日本分會的歷史;此時此刻的她仍與志工們一起創造日本分會歷史!【更多內容,請參閱慈濟全球社區網

(文:陳靜慧 日本報導 2014/08/30)

相關文章:
近期相關文章:
歷史相關文章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