法譬如水

11月25日
  • Increase font size
  • Default font size
  • Decrease font size
首頁 滌心垢、除習氣 懺悔人物故事 國內志工

努力學識字 牛不再青瞑

E-mail 列印
Next
「你是一隻青暝牛(臺灣俚語:指不識字)!」聽到先生鄙視自己沒讀書不認識字,謝月霞心有不平的想著:「看我沒讀書就嫌棄,當初喜歡要娶我,我根本也不想要嫁你,真是看人不起!我住鄉下不用挑肥,嫁到你家還要挑肥。」大螢幕上,正播放著土城區人品典範謝月霞的故事,七十四歲的月霞沒讀書不認識字,自1997年起風雨無阻、從不間斷地在社區做環保回收;用強迫記憶的方式,來訓練自己,終於成功的學會看懂「字」的意思,現在連佛經、心經、大悲咒、十小咒等都難不倒她。甚至在海山聯絡處開辦的書法研習班中努力學習,寫得一手漂亮的字,殷勤精進的精神值得學習。

2015年元旦,一年初始,慈濟2014年海山區社區歲末祝福,為期兩天共六場,在板橋志業園區熱烈展開。儘管室外最低溫度只有十二度,但志工的熱情早已溫暖社區會眾的心,午後第二場約有一千五百人參加。

嘗盡不識字的苦

1941年出生在雲林縣西螺鎮鄉下的謝月霞,兄弟姊妹共十位,排行第六;父親辛勤耕作著三甲農地,因父親有「查某囡仔免讀冊」(意指:女孩子不用讀書)的觀念,阻斷了謝月霞接受教育的路,這讓她既失望又無奈,只能留在家中幫忙農作,也造就了她日後不怕辛苦的耐力。

十八歲時和同齡的先生相親,先生看到她就很喜歡,而且還不願意離開,當時鄉下的習俗是「只要相中的女方,有喜歡就把戒子戴上。」老實的謝爸爸,不好意思拒絕,竟然同意對方的婚約,月霞不敢違抗父命,每天只能無助的哭著,等著二十歲就要被迎娶的安排。

婚後,月霞才發覺夫家娶媳婦是要娶進來做粗活的,她也非常盡本分的做好媳婦與太太的角色,但夫家的人因月霞不識字,對她有所鄙視,這讓月霞心靈更顯孤單,經常為此暗自垂淚,所以才三十幾歲的月霞,眼睛就已經老花了。月霞的新娘房是緊鄰豬舍旁,穢氣造成過敏而鼻塞,她卻誤以為是感冒,經常是將成藥整打買來喝,以致現在腎臟功能有些受損。

1961年大兒子出生後,先生個性就變得不好,經常和朋友去酒家,只要一喝醉酒,夫妻倆就會從動口到動手;1969年先生考上農耕隊,要到非洲去教黑人耕種,原本有意要帶月霞一同前往,最後因認為她不識字不便前去,為此還很生氣的罵她是「一隻青暝牛!」月霞心有不平地想著:「看我沒讀書就嫌棄,當初喜歡要娶我,我根本也不想要嫁你,真是看人不起!我住鄉下不用挑肥,嫁到你家還要挑肥。」

被罵「青暝牛」的月霞,接到先生從非洲寄回的信,她不僅無法提筆回,連先生匯回家用的錢,也無法寫出正體字「參仟元」金額的提款單,獨自帶著三個年幼的孩子,面對這種處境,心裡有苦無處可說,只能常常難過落淚。於是月霞暗自發願:「我一定要學會認識字,兒子一定要讓他念書,不要讓人瞧不起!」也和女兒說:「要認真的讀書,不然長大沒人要。」

用心  事竟成

1973年先生回到臺灣,考進臺南蔬菜中心,於是全家就搬到臺南。先生頂下一間雜貨店讓月霞經營,資質算是聰穎的月霞,經謝爸爸教算九九乘法,一教就會計算。進貨都由先生貼價格,先生去上班時,就將店鋪交由月霞獨自照顧,因鄰隔工廠,先生要月霞兼賣刨冰、早點;賣刨冰已經夠忙的,還要自己去路口拖冰塊;賣早點,除了到豆腐店載豆漿,包子店批包子、饅頭,還要自己煮米漿;一間雜貨店的工作,讓月霞沒日沒夜的忙碌著,直到1977年因先生覺得收入不夠用,搬遷到臺北賣早點。

來到臺北之後,因為不識字,月霞曾害怕到不敢出門,也更堅定要學識字的決心;有空就看電視連續劇,因為歌仔戲的唱曲速度比較慢,就聽戲曲然後再看字幕,再去聯想曲和字的連貫,認識「字」到底是什麼意思,店裡的報紙也看,還有路上招牌和路名也看,月霞用這種強迫記憶的方式,來訓練自己,終於成功的學會看懂「字」的意思,現在連佛經、心經、大悲咒、十小咒等都難不倒她。

因先生會推拿,在大兒子念研究所時,開了一間國術館。誰知這時才是另一場惡夢的開始;一些兄弟又找來了,結果先生喝酒喝到酒精中毒送醫,亂摔東西和打架已成常態,月霞一直隱忍到女兒碩士畢業,隔天母女倆就逃離開家,到新北市板橋找開印刷廠的二兒子。月霞離家後,先生無法理家,生活潦倒,家裡環境一團混亂;月霞於心不忍,終究夫妻一場,還是回家去照顧先生,好不容易先生身體養好了,卻又故態復萌的開始喝酒,心灰意冷的月霞,無奈的再次收拾行李,選擇半夜離開。

心開意解 福運來

某次因緣際會,遇到一位法師,經法師開示:「夫妻是相欠債,甘願還就不用加利息,不甘願還就得加利息。」明瞭因果之後的月霞,在1993年和先生、小女兒一起住在新北市板橋,那時的她暗自發願:「就隨便他亂,任何事都忍著。」先生的醋勁很大,於是月霞以「不能出門,也不和鄰居講話。」這樣的模式生活,直到1996年先生往生。

1997年月霞再次搬家到新北市土城,在社區參與媽媽會,也在地下室做資源回收;後來認識慈濟志工劉秀春向月霞募款,又再認識同社區的志工吳佩真,鼓勵月霞出來培訓成為慈濟委員,但她煩惱的是「字都寫不好,要怎麼做慈濟?」還好有女兒接手幫忙寫募款本,讓月霞不用煩惱寫字的問題。

近二十年來,月霞風雨無阻、從不間斷地在社區做環保;也經常參與醫院志工的勤務,從醫師和護理師為志工上的衞教課,學習到很多在日常生活很受用的知識。因為開過早餐店,讓月霞在香積功能的承擔,如魚得水般的自在;在吳佩真的鼓勵下,月霞去參加在海山聯絡處舉辦的書法研習課程,為自己種下來世的「智慧因」,月霞很用心的練習寫,也寫出一手漂亮的字。

影片播放完畢,由大兒子和女兒及志工陪同的月霞,站在舞臺上手持麥克風,感恩大家一起做環保,有慈濟,讓她人生變得不一樣。原本是個不識字的「青暝牛」,以精進不懈怠的精神,努力去克服障礙,是大家學習的典範;「不認識字沒關係,但是要懂得道理。」這句話總是帶給月霞無限的安慰,更是提醒認識字的人要明辨是非。【更多內容,請參閱慈濟全球社區網

(文:廖佩珍、楊曜丞 臺北報導 2015/01/01)

相關文章:
近期相關文章:
歷史相關文章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