法譬如水

03月09日
  • Increase font size
  • Default font size
  • Decrease font size
首頁

放下酒杯 回歸真如本性

E-mail 列印
Next
「寶哥!乾啦!」跟往常一樣下午時分,在常去的麵攤,有點微醺的陳守財舉起酒杯,向身旁的酒伴寶哥(陳宗寶)敬酒。「不行!今天不能再喝了,明天要去埔鹽資源回收站做回收。」寶哥婉拒了陳守財的敬酒。陳守財覺得很奇怪,一向喝酒很阿莎力的寶哥,怎麼突然變得扭扭捏捏,一點都不乾脆,無論如何勸酒,說不喝就不喝。

「這樣好了,你先跟我乾了這杯,明天我跟你去做回收。」陳守財就是要寶哥喝酒,當時根本不知道什麼是做回收。陳宗寶拗不過陳守財的一再勸酒,就跟他乾了那杯酒,第二天陳守財信守諾言,真的跟寶哥一起去做資源回收,這一做就持續十餘年沒有停下來,他的人生從此有了重大的轉折。

夫妻吵架傷母心  喝酒糗事一籮筐


「當初喝酒的動機,一方面是生意上的應酬,二方面是自己年輕沒膽量,藉酒壯膽,比較敢開口說話。」陳守財談起以前喜歡喝酒的原因。「自己酒量並不好,剛開始喝就醉了,喝酒的人精神不好,加上抽菸、嚼檳榔,給客戶印象不好,根本賺不到錢。」

為了喝酒的事,夫妻兩人經常吵架,「房間裡面的東西都被我摔壞掉,兄弟三對夫妻平均而言每天都在吵架,最難過就是我母親,氣到經常都要到附近診所注射點滴,醫師半開玩笑的說,今天又是哪一對夫妻吵架?」陳守財喝酒的荒唐事一籮筐,最傷心莫過於母親及太太周惠珍。

「每次喝完酒回家,太太看到我又喝酒了,非常生氣,但還來不及開口罵就昏倒了。」陳守財說,「第一次看到太太昏倒很緊張,馬上開車送去醫院急診,一兩次後習以為常,就不管她了。」

生命中的兩貴人  接引拜經做環保


陳守財是從環保善門與慈濟結緣,除了陳宗寶接引他到資源回收場做回收外,另一個生命中的貴人就是慈濟志工楊信義。雖然已經在做資源回收,但陳守財的習性依然存在,還是喜歡喝酒。太太覺得不行,需要有善知識引導才有可能改變習性,於是找鄰居楊信義邀陳守財去分會共修拜經。

「在往返的路途中,楊信義利用機會在車上一直講佛法給我這個酒鬼聽,那時酒精作祟,我哪聽得進去這些法,覺得頭昏眼花,猛踩油門,希望趕快到達目的地。」當時陳守財尚未戒酒,對做回收及拜經還不很認同,之所以會去是怕太太生氣,迫於無奈,並非心甘情願。

「剛開始並非每次邀約都去拜經,因為善惡在拔河,善的要我去拜經,惡的要我去喝酒,往往內心陷入天人交戰,痛苦不已。」但拜經每週只有一次,資源回收每月一次,而喝酒天天都在邀約,當然惡的力量大,所以每週至少醉三至四天,有時喝得酩酊大醉,陳守財就會跟楊信義請假不去拜經,如此拉鋸戰持續約一整年時間。

拜經懺悔滌心垢  戒酒回歸清淨本性

「拜經是一種懺悔心,能讓內心比較沉澱,自從參與拜經後,體會拜經的種種好處,就決心要戒酒。朋友邀約喝酒,我就把電話關機不接,不想再去喝酒。」拜經一次只可維持三至四天內心沉澱,第四天後,陳守財的心就開始起伏動搖。楊信義也知道這個問題,所以除了邀約拜經外,還會邀約陳守財到會所開會或參與其他勤務,讓他忙碌地忘掉喝酒這件事。

經過一年時間拜經洗禮及善知識的引導,陳守財完全遠離酒瓶,以清淨心參與共修拜經,但戒酒過程並非想像中順利,也是經過一段意志力考驗。曾經有客戶邀請他聚餐,席中要他喝酒,他予以婉拒,兩三次後客戶覺得沒意思,就斷絕與他生意往來。

「原來的酒伴,幾次邀我喝酒我都不喝後,就漸漸不再邀約了,偶而也會用言語揶揄我,當下我轉化心境,當成朋友在幫我消業障,不以為意,並邀約他們來工廠泡茶,以茶代酒,久而久之大家也就習慣了。」陳守財戒酒的過程是漸進的,因為有法水的洗滌,才能逐漸去除無明,找到真如自我。

以清淨心培訓  受證後勇猛精進

2007年陳守財準備受證慈誠,每一位志工都要上臺發表感言,那時他很害怕講話,光是在臺下幾個人他都說不出話來,何況要上臺分享,簡直要他的命。培訓幹事打電話給他,如果不去參加分享就不能受證。還要楊信義及施焱騰到家裡跟他拜託,好說歹說,他才願意參加,才能順利正式受證為慈誠隊員

進入慈濟後的陳守財比以往更精進,也戒掉抽菸、喝酒、嚼檳榔的不良習氣,「很多客戶都很喜歡跟我聊天,談論的話題也不一樣,有時候產品價格比別家貴一點點,他們也能接受,工作變得很順利,生意也由虧轉盈。」陳守財笑笑地說,「現在家業、事業、志業都很忙,原本有午睡習慣,做慈濟後中午都捨不得休息,因為證嚴上人說:『分秒不空過,步步踏實做』。」

茹素勤耕福田  修福慧度有緣人

「以前一家人每天要吃掉一隻雞,要我吃素根本不可能,可是不知為什麼,培訓那年開始吃素食,或許是上課時曾經聽過簡守信副院長(現為臺中慈院院長)分享吃素的好處。」會吃素,陳守財自己也覺得不可思議。

「剛開始只吃魚不吃肉,後來有一次跟哥哥去送貨,吃飯時夾一塊魚放在盤子裡,心裡一直考慮要不要吃,直到那碗白飯吃完那塊魚都還原封不動。」可能因緣成熟了,回家跟太太商量要開時茹素,太太一口答應,就跟太太及兩個女兒開始吃素。後來才從太太口中了解她結婚前也是吃素,只因跟他結婚後才改為吃葷食。

「在所有勤務中參與最多為環保、訪視及助念等,其中以訪視體悟最多,從訪視過程可以看出家庭狀況,尤其苦從何來。」陳守財看過許多個案,透過見苦知福,他很感恩這些人示現苦相給他看。「很多都是娶外籍新娘,生完小孩後就離家出走,小孩因為長期缺少母愛,在單親家庭長大,而且都是隔代教養,所以個性叛逆,脾氣暴躁,家長管不住小孩,造成社會問題。」

「如果沒有做慈濟,可能在馬路旁流浪,不是往生就是只剩下半條命,感恩上人創造慈濟世界,讓我們修行,改變了我的一生,不但救了我的生命、家庭及事業,也成長了我的慧命。」陳守財想起當初如果不是做環保、拜經的因緣進入慈濟,戒掉喝酒、抽菸、嚼檳榔的不良習氣,早就家破人亡了。

有法才能度有緣人,修福也要修慧,「福是做來的,不是求來的。」陳守財覺得這一句話讓他受用無窮,也體會很多。他心中有一個願,當組隊隊長要帶領慈誠志工們,生生世世跟隨上人的腳步,繼續度更多人進來做慈濟。【更多內容,請參閱慈濟全球社區網

(文:陳福成 彰化報導 2015/01/14)

相關文章:
近期相關文章:
歷史相關文章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