法譬如水

12月05日
  • Increase font size
  • Default font size
  • Decrease font size
首頁 滌心垢、除習氣 懺悔人物故事 國內志工

願守護兒心 勇敢活在當下

E-mail 列印
Next
「勁逸曾跟爸媽約好一起做志工,如今雖然已經不可能了,但我們一家人接續著他的心願,時時記得『活在當下』。感恩兒子度化了我們,帶領我們進入慈善之門。」劉志雄感念兒子,帶給家人的力量。

每週日晨起,劉志雄、劉燕卿夫妻倆,拎著十二歲小兒子劉畇德趕赴臺北市內湖國小,參加每週一次的「慈濟青少年籃球家族聯誼會」(簡稱慈籃)。上完課、打完球已近十二點半,他們簡單果腹後,旋即到慈濟內湖園區靜思書軒當志工。

穿上制服做慈濟人,是已往生的大兒子劉勁逸的心願,而靜思書軒則是他曾當志工的地方。儘管造血幹細胞移植後,勁逸依舊遺憾病逝,但劉志雄、劉燕卿與勁逸的弟弟接續這個心願,全家人替他走這條路;每週日一整天的志工活動,也是劉家的溫馨家庭日。

2013年底,劉燕卿受證慈濟委員後,她穿著整套旗袍,胸前別著「佛心師志」及委員證,來到勁逸的骨灰塔位前輕聲說:「媽媽已是正式的慈濟人了!」旗袍委員服,是勁逸生前特別喜愛,一直希望我有天也能穿上它。

隔年年底,劉志雄準備受證前夕,他一樣穿著全套西裝制服,帥氣地來到大兒子塔位前說,「爸爸也加入志工陣容了!」

走過煎熬 乘願療傷

勁逸三歲多時罹患神經母細胞腫瘤,便開始頻繁地往返醫院,四歲多接受自體的造血幹細胞移植;九歲復發,又進一步承受了非親緣造血幹細胞移植的辛苦療程;十歲多,開學八天後,腫瘤再度復發。

三歲後的人生,勁逸便與健康無緣,父母親戰戰兢兢照顧,病情無預警地復發,然後再度移植、化療、電療、住院……八年的煎熬過程、家人的哀慟,外人難以揣想理解。

2013年3月勁逸往生後,一股摸不到卻嗅得著的氛圍瀰漫家中;劉燕卿不讓先生、小兒子觀看勁逸住院治療時最愛看的大愛電視臺節目,也不同意他們去動勁逸的東西;對她來說,那種心情很複雜,既不能藏也不願丟,但只要一瞥見就難過,因為記憶細節太清晰。

不准提、不能提、不敢提,成了劉家及親友間不成文的默契。

直到勁逸離世將屆四十九天之際,她才有勇氣整理衣物,或捐出或留作紀念。與其說是整理遺物,不如說在理清自己心痛的思緒。

勁逸走後,只要劉志雄上班、小兒子上學後,劉燕卿便跟著踏出家門,因為無法一個人待在家,只能藉著外出誦經、閒逛來打發時間。愛子走了,她內心也跟著空了,有時開著車會一陣閃神,忽然不知該往何處?多年來,她總是載著勁逸往返醫院,如今已失去方向目標。

「死後的兒子,究竟在哪呢?」好一陣子,她的心思全聚焦於此,甚至有「跟著兒子一起去」的糊塗想法。

幸好,勁逸在世時常叮囑媽媽要「專心上課」,劉燕卿聽進孩子的話,在極度悲傷中仍參與慈濟志工培訓,更不敢缺席每週的慈濟讀書會。漸漸地,她才接受勁逸「人生功課已告一段落」的現實,並告訴自己不能有做傻事的念頭。

更何況,她的慈濟會員中,不少是曾照顧過勁逸的醫護人員或親友。勁逸往生前主動請求皈依證嚴上人,獲得法號「誠願」,那陣子逢人便說慈濟,許多人被他感動而加入捐款行列,而做媽媽的她,當然要為兒子接棒,繼續走下去。

日前,劉燕卿的同事邀請她和先生同行露營,聽罷她愣住了,因為露營日是勁逸的生日,她隱約覺得不該在那天出遊;反倒是先生坦然接受,「就當是帶著勁逸一同去露營吧!」

劉燕卿想到孩子一生不曾有機會露營,於是攜著他的相片,全家人在這一天開心出遊了。

生命功課 共同面對

劉志雄夫婦倆是上班族,均為股票上市公司的財務主管;2005年勁逸發病,白天在醫院由勁逸的阿嬤幫忙照顧,下班後他就趕來接手,陪著他在病房度過兩百八十多個夜晚;「第一次覺得,和兒子那麼靠近。」他回憶道。

劉燕卿忙於工作,也負責照料才兩歲的小兒子;這對年輕夫妻兼顧事業與家庭,日夜撐持,但2010年8月,勁逸病情再度復發,劉燕卿毅然辭去工作,全職照顧孩子,每天二十四小時不換班;人生,總是有捨有得,她不希望未來有任何遺憾。於是,夫妻倆湊了一筆資金,準備陪勁逸長期抗癌。

或許從小就習慣和病魔共舞,勁逸有過人的早熟與樂觀;往生前幾個月,向來是生命小鬥士的他,理性地說不想再化療了,劉志雄夫妻倆同樣很勇敢,哽咽地與孩子溝通病況與做決定。最後的共識是,不拚搏了,改接受安寧療護。

劉志雄難忘那一天,身體狀況已糟透的勁逸,打電話跟他說,他往生後想捐贈器官;而人正在桃園分公司的他剎時愣住了,「若條件不行,那我也可以捐贈大體喔。」聽孩子這麼補充說明,電話另一頭的他像被電擊般……

知道孩子的心願那麼虔誠,劉志雄也認真地為他詢問相關單位。後來,在幾乎已彌留的狀態下,他貼著勁逸的耳畔說,因為長期化療與未成年等原因,器捐及大體都不太適合,「但你別掛心,你做不到的,爸爸會替你做!」

勁逸往生那年,劉志雄簽下了自己的器官捐贈同意書,之後再說服太太支持他簽下大體捐贈同意書。「那是我和勁逸的心願,未來我想代他完成。」親子一條心,彼此看待生死,竟都那麼認真。

心中陽光 映照前路

在勁逸九歲癌症復發時,醫院為勁逸向慈濟造血幹細胞中心提出配對申請,希望能尋著人類白血球抗原(HLA)相吻合的造血幹細胞捐贈者;不到一年,找到了適合的捐贈者,慈濟關懷小組志工陳瑋瑋開始走入劉家,一路上鼓勵著勁逸,也陪伴著爸媽投入志工。

像個小大人般的勁逸,和陳瑋瑋特別投緣,兩人像是忘年之交般無話不談;因患了類風溼性關節炎而領有重大傷病卡的陳瑋瑋,還經常戲稱自己和勁逸兩人是「卡友」。

在移植後出院空檔,陳瑋瑋帶著勁逸上山呼吸新鮮空氣、一起去吃義大利麵、去看人較少的早場電影,也陪著他去醫院當志工,以自身經驗鼓勵造血幹細胞移植病患。

對於這位陽光、樂觀、勇敢、善體人意的孩子,陳瑋瑋滿是不捨地說,「有一次勁逸私下要我帶他媽媽去逛逛百貨公司,因為勁逸說,『為了照顧我,我擔心媽媽快得憂鬱症了,她沒工作也沒朋友了。』」病中的孩子,仍那麼貼心啊。

「她一切喜苦心情,全隨著勁逸起落。」陳瑋瑋眼中的劉燕卿,幾乎是「以院為家」的生活,讓同為人母的陳瑋瑋,也感受到母愛的不可思議。

曾經,陳瑋瑋送了本《靜思語》給勁逸,發現他用心閱讀領會,也會適時分享鼓勵旁人;有一次,他見爸爸有些工作挫折,他勸慰說:「人生不一定球球是好球,但是有歷練的強打者,隨時都可以揮棒。」

那麼成熟懂事的孩子,終究捱不過病魔考驗;儘管如此,劉志雄仍很感恩那位素昧平生的捐髓者,「讓勁逸在生命最後一段,能以自己的勇氣感化許多人。」儘管承受著喪子的哀痛,但他寧可這麼認為,孩子的一生短暫而精彩,辛苦卻很有意義。

活在當下 活在心裏

勁逸離世年餘,劉志雄忍著心情,也加入慈濟造血幹細胞捐贈的推動工作,以一位受髓病患的家屬立場上臺分享。原以為自己已能釋懷,但每每在影片播放中,看到勁逸說「我好想上學喔」的這個畫面,他還是忍不住紅了眼眶。

對於一個長年生病的孩子,最大的心願竟然只是去學校上課啊!雖然和同學相聚的上學時光僅有三年,但那卻是他親口所說「最快樂也最開心的日子」。

如今劉志雄特別能夠理解生命無常,而親子之緣長短也難說,「最重要的是,彼此在一起時,能夠無憾無悔。」他語重心長地說,「勁逸一直清楚告訴我們要『活在當下』,並發願乘願再來當個大醫王。這個聰明乖巧、善解人意的兒子,依舊活在我們心中。」

前陣子,一位朋友問劉志雄,自己有個海外高階主管工作機會,可以賺更多錢,只是跟妻小相聚時間更少,很遲疑是否應該前往?當下劉志雄便這位朋友分享,他說:「是喝更多的酒應酬重要?或有更多時間能陪孩子可貴?我現在每週日都陪著兒子打球呢!」他建議朋友要深思,當自以為得到更多時,背後是否失去更多。

劉志雄的心思不再像過去,一味忙著事業與收入,他認為「其實所謂的財富,也只是觀念而已。」他和劉燕卿只希望孩子健康就好。儘管對劉燕卿來說,愛兒往生,在她心中並非一了百了,而投入志工也不是仙丹妙藥,她也坦言至今仍常觸景傷情,但只是有了方向與動力後,至少就有走下去的信心與意義。

如今回首,在上班之餘投身志工,在事業與志業之間平衡前行,彷彿就像是勁逸短短未滿十二年的人生,所餽予父母最好的禮物與祝福。

(文:李委煌 本文摘自:《慈濟》月刊第578期)

相關文章:
近期相關文章:
歷史相關文章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