法譬如水

12月01日
  • Increase font size
  • Default font size
  • Decrease font size
首頁

剩三指捏筆 譜寫甘願人生

E-mail 列印
Next
「三輪車,跑得快,上面坐個老太太……」穿梭在臺南市安南區的這輛三輪車,跑得卻是一點都不快,上面坐的也不是老太太,而是六十二歲的環保志工呂沄真,車上載的則是資源回收物。

右手剩三指 為生活打拼

兒時走過三年的求學路,呂沄真卻是大字不識一個,那個年代,農忙主導了生活的一切。為了「晨鐘起.薰法香」,她用右手僅剩的三根手指頭,艱難地架著有如千斤重的一支筆,隨著螢幕上的經文,一筆一畫鐫刻著證嚴上人的開示內容。

僅剩的三根手指頭,道盡了呂沄真的浮沉人生。在她二十九歲那一年,婚後第一份工作的第二天,右手被機器切斷第二、三根手指頭,從此開始,她用三根手指頭為人搓洗過千千萬萬件衣服,也用這三根手指頭擦拭過多少家庭的地板家具,更用這相依為命的三根手指頭,煮過多少佳餚為人果腹……

曾經有很長的一段時間,呂沄真一日做五份工作,早上居家打掃,接著到工廠煮午餐,下午清洗旅社房間,又回工廠煮晚餐,再到另一戶人家做居家打掃。那時候不會騎腳踏車,趕時間時坐計程車,時間來得及就搭公車,待晚上工作結束才徒步回家。每天清晨七點出門,回到家已是深夜十一、二點,日復一日。

努力多做點 生活無所求


「既然是這樣的命,就要多做一點。」呂沄真總是這麼想著,從小三炷香拿起來,望著神明卻不知道要說些什麼,「沒錢就要去賺。」無所求的智慧,讓她歡喜接受命運的安排,未曾有過一句怨言。

好命的種子,就在這一方純淨的心田中舒展開來,在三根手指頭如日月般不停地轉動下,三個子女漸漸長大。

若問丈夫到底芳蹤何處?只道醉夢中,似乎難有酒醒時刻。呂沄真抬著頭,小孩抬著腳,合力將醉醺醺的先生抬進家門,這一幕是他們家不斷重播的一齣戲碼。一直到1999年,先生因肝硬化往生,才結束這一場每天反覆的景況。

閒餘做回收 淨土孕希望

做完早課,呂沄真闔上筆記簿,環保站的清晨裡,蓮花正在綻放,就像她此刻的心情。年少失學,如今年老,禮請上人為師薰習佛學,漂泊的人生終於有了依止。她大步跨上三輪車,生命的海潮音澎湃湧動,如春雷般在胸中敲響,「走在修行的路上,真好!」

踏出環保站的大門,又是一天忙碌的開始,但是生活殘酷的鎖鏈,鎖不住她做資源回收的堅心,每分每秒,只要有回收可撿,她總是不放過,哪怕只是一瓶、一罐。一天二十四小時,沒有片刻休息時間,她說:「騎車,就是在休息。」

與其說這麼辛苦的工作,還要做資源回收?倒不如說是做資源回收,讓呂沄真的生活品質提升,工作變得不辛苦。所以,她願意在深夜十一點下班,筋疲力盡之際,再大把大把地將大賣場的回收物拖上三輪車。臃腫的車身,加重她雙腳踩踏的負擔,為大地、為人群,保留城市裡的一抹清淨。

對呂沄真來說,沒有什麼事情比看到慈濟的環保車,出現在家門前更開心。回收量之多,經常十天、半個月就來載一次,當環保車揚長而去,她知道人世間又有一方小小的淨土正孕育著希望。回過頭,看著空曠的庭院,她粲然一笑,又是一齣好戲的開始。

笑臉結善緣 寫甘願人生

「慈濟有在做資源回收。」2001年間,呂沄真無意中聽到的一句話,就此結下了與資源回收的好因緣,有人說:「妳這麼辛苦、這麼忙,回收物為什麼不自己拿去賣錢?」她總是笑而不答,心想,自己有工作、有收入,生活過得去,有一些人比自己更需要。

在職場上,呂沄真笑臉迎人、廣結善緣,不論老少,人人稱呼她一聲「大姊」;大大的眼睛、微胖的身材,在她的臉上,找不到生活奔波的顏色,她用三根手指頭書寫著樂觀知足的甘願人生。【更多內容,請參閱慈濟全球社區網

(文:黃惠珠 臺南安南2015/10/06)

相關文章:
近期相關文章:
歷史相關文章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