法譬如水

12月01日
  • Increase font size
  • Default font size
  • Decrease font size
首頁

我不醜 我有一顆很美的心

E-mail 列印
Next
「我被送到醫院急救,整張臉都爛掉,剩下鼻樑和眼皮加兩顆眼珠子,住院四個月,天天抽血打針,連眼皮處也無法倖免……」慈濟志工黃樹春回憶意外發生時臉部、手部都被燙傷的那一瞬間,彷彿掉入地獄裡,生不如死,那種疼痛,至今依舊心有餘悸。

黃樹春出生於雲林小鄉村,擔任教職,原本與先生育有四女,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,不料卻因故燒燙傷,回憶起四十多年前的往事,當時整張臉都已經面目全非,住院四個月度過最艱難的時期,不過仍持續奔波醫院長達兩年的時間。

無常降臨 體會地獄之苦


「一天換兩次藥清創,右耳燒焦捲曲,醫生說要剪掉,後來保留下來了,自己每天努力拉開耳朵,至今沒有整型,都是靠自己天天按摩。」回想當時的情景,黃樹春靠自己積極按摩才得以保留下耳朵。

在黃樹春住院期間,先生留職停薪全天候照顧她,婆婆則每天到廟裡祈求平安度過難關,還有大伯、大嫂幫忙照顧孩子,終於熬過最艱難的四個月後出院,之後的兩年,密集往返醫院接受後續治療。

那兩年多的時間,因為公保,所以少負擔逾百萬的醫藥費,但為了維持家計,黃樹春再回學校任職,幸運的是學生依舊支持、同事更加照顧她,一切都很平順,先生告訴她:「為了爸媽和可愛的女兒,要勇敢地站起來!」

表面很醜 但是心存美善

生命遭遇重大意外時,最需要的是有善知識的貴人相助,黃樹春的母親告訴她:「要放下,要認命才會好命,冤可解,不可結,每個人都有犯錯的時候,要給對方有重新做人的機會。」善良的母親溫柔勸慰黃樹春要心平氣和,以後不好看沒關係,不用覺得自卑,抬頭挺胸做人。

「能夠重回教職,沒有自卑感,也不覺得路邊有人在笑我,醫治了兩年,雖然還很醜,但我覺得我心很美。」再加上母親有智慧的一番話,讓她重振信心:「只要心正,就不要怕人家笑,反而人人都有惻隱之心,看了一定是起同情心,而不是在嘲笑。」聽了母親的話,她更是放下了。

「老天爺既然留下我,表示我還有用處,而且以前意外受傷時,受到社會那麼多資源的幫助,所以我要感恩、要回饋社會!」黃樹春回想1999年8月退休時的念頭,在九二一大地震之際,她主動找鄰居慈濟志工顏碧惠詢問:「有沒有需要志工幫忙?」

顏碧惠用心接引,於是黃樹春開始到倒塌的大樓區域,天天擔任生活組或香積志工,大臺北地區的救災工作結束後,再轉往南投災區協助搭建簡易屋、永久屋,她說:「雖然陽光大、滿身汗,但是滿心歡喜。」

九二一地震的賑災工程告一段落後,黃樹春隨即開始參加慈濟志工的見習、培訓課程,2001年受證慈濟委員的她,從那時至今,不論是承擔醫院志工、參與大林慈院建院、關懷照顧戶、參加教聯會活動、大愛媽媽進校園說故事等,從沒停住她當志工的腳步。

溫柔身影 媽媽心獻身教

育有四千金的黃樹春是個幸福的媽媽,和女兒們的感情融洽,總有說不完的話。她分享自己對女兒的教育態度是:「對孩子只有鼓勵、祝福,只求盡本分,凡事用平常心正向思考。」在孩子心裡,她是一位菩薩媽媽,溫柔的言教、身教默默影響著家人。

不管任何事情,黃樹春都願意隨時當補位,因為她的孩子也長大了,個個都事業有成,女兒都結婚了,女婿都很好,女兒、女婿都很孝順,就不用讓她操心;而先生雖然八十二歲,身體依然很健康,很護持她做慈濟。

黃樹春臉上閃耀著幸福的光輝,她發願並承諾一定要照顧好自己,然後讓自己的身體健健康康,「只要慈濟在,我一定要跟隨著慈濟,我很樂意來做。」她時時把證嚴上人的法記在心中,行在生活中。

關關難過關關過,黃樹春總是平靜地接受生命中許多的考驗與磨難,幾年前,她罹患肺癌,幸好沒有蔓延擴散,一切平安;之後又歷經子宮卵巢的兩次手術,身體一次次的傷痛,卻讓她愈挫愈勇,而她總是微笑面對,是一位真正的生命勇者!【更多內容,請參閱慈濟全球社區網

(文:顏素呈 臺北報導 2015/11/13)

相關文章:
近期相關文章:
歷史相關文章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