法譬如水

10月20日
  • Increase font size
  • Default font size
  • Decrease font size

清波長漾 濟世卓超

E-mail 列印
Next
【證嚴上人8月16日志工早會開示】
非洲國家蘇丹暴雨成災,千棟房屋被毀,百人不幸往生,透過國際媒體所報導的畫面,看到婦孺們無奈地望著黃澄澄的泥水,大水消融了泥土搭建的房舍,也讓久旱後的大雨成為另一場夢靨。

「苦難啊,同樣是人類,他們為何而苦?為什麼那麼的窮?他們的房屋哪堪得起暴雨的摧殘。」證嚴上人在今日的志工早會上,不捨災民的處境,也以佛法開示,人人應該觀而自省,戒慎己心。

悲欣過眼業隨身 逃離苦籠猶受困

「這都是由不得自己,與生帶來的正報、依報,出生在這原來就貧困的地方。看到他們的生活,我們要反觀自己,我們過去生有造福,所以苦樂摻半,有苦也有福。現代人的生活,有的人在享受中但也在煩惱中,這就是人生,看看自己在過去生中的因緣,是福緣或是惡緣。萬般帶不去,唯有業隨身,我們要真正用心去體會。」

苦上加苦者,還有在德國的難民。德國中部的卡塞爾市(Kassel)難民營,15日發生一起火災意外,受傷人數已超過十九人,上人感嘆,難民奔波許久終於抵達德國,卻又遭逢火災;也感嘆著祕魯15日所發生芮氏規模5.3的地震,已有傷亡傳出,由於部分村落通訊中斷,災況恐將擴大。

「天地之間,總是這樣不調和,無常景象,也令人擔心。本來就是苦啊,但是苦上加苦,一波波的……實在是苦、苦、苦,這是佛陀說的,眾生苦難偏多。」

天災頻仍愛常在 受難不苦心自富

上人一一關心各地災難的同時,也期盼人人在戒慎之外,更要把握造福的機會,像是菲律賓的馬利僅那市。今年(2016年)8月初始,菲律賓豪雨不斷,馬利僅那市因河水潰堤再度陷入汪洋,水深高達一層樓,然而大水退去後,民眾的愁苦減緩了,因為有了愛的支撐力!

「這一回(淹水)和上次(2007年)不一樣的,有了慈濟的種子在那裡,幾年前以工代賑開始,慈濟不但沒有離開他們,還帶著他們慢慢成為慈濟的志工,有的已經受證,也有的在培訓中。我聽到的訊息,當地的種子們雖然也受災了,但是他們像臺灣九二一地震後的慈濟人一樣,第一個動作就是把他們的『藍天白雲』或者是『灰天白褲』拿出來,也是同樣馬上動員、展開勘災、計畫救災。」

看到本土志工們能以「自己事小,天下事大」的精神已經展開賑災,上人讚歎:「菩薩心啊,身體力行落實在生活中,令人感動啊!」

夙昔典範烙人心 清澄明性弘正道

只要能夠把握因緣的機會,造福大眾就是人間菩薩。每每聽聞人品典範的慈濟人圓滿了生命旅程,上人總是相當不捨。慈濟資深志工委員號1022號的李清波師兄,15日的凌晨,在睡夢中安詳往生,享年八十六歲。志工早會上,當上人提到李居士時,多次哽咽,人間菩薩,李居士的身影,已經深刻地烙印在上人的心中。

「心不捨啊,臺北李清波居士,資深的委員慈誠都認識他,三十多年前,我們要籌募蓋醫院的時候,那個時候,我常常往臺北做勸募工作,但是沒有一個地方,唯有的一個地方是鄭處長在濟南路的住家,提供出來給慈濟做為聯絡處……」

小小的空間,上人開啟了在臺北的志業推展工作,因緣巧合,就在對面即是南亭老法師的道場,而李清波居士時常到道場走動,因此結識了正在籌建醫院的上人。

「他跟我提起,『師父能不能換一個空間?』我問,『哪裡還有空間?』他說,『師父你要弘法,把蓋醫院的精神鋪出去,才有力量。』他說,『我有一個講堂,講堂都是請法師去講經,期待師父你能去看看。』這位李(清波)居士,萍水相逢,第一次見面,而且已經請法師在講經,他很急也很誠懇。」

李居士的用心,促成慈濟在臺北的第一個聯絡點吉林路的分會成立,上人講述地藏經,每每皆是滿座,聽經的同時,也同時理解,為花東偏鄉民眾建設醫院的重要,響應建院,讓勸募工作更加順利。

秉炬照路為前引 濟世篤行超生死

上人一一回述和李清波居士互動的過往,師徒之情,溢於言表。尤其是當上人行腳時,李居士總開車陪同上人南下,當到達臺中就會特別行走海線,途經清水,讓上人探望家人。

「他在師父的生命中,像是一個火把,十多年的時間,我要去那裡,載我到哪裡……像我每一次要到臺中,他會故意,從海線繞到清水,他了解我的父母已經年紀大了,他都是『專程順路』,讓我看看老父母。我常常都會說,『辦公就是辦公,不要為私人的事浪費時間。』他說,『師父沒有專程,是順路,只是走山線或海線。』他實在是很善解,去年或者是上一次我到臺北的時候,他也會來看一下,讓師父看一看,還是那樣幽默,看到師父還會記得早期怎麼樣,還會記得。」

生老病死,人皆會有,上人不捨李居士的離去,但他典範的身影,已成為慈濟歷史極為重要的一部分。

「師父給他的法號叫『濟超』,他常常超越人間事相,今年八十六歲,這樣靜靜地睡夢中,默默地離開。雖然還是失落感,但是為他祝福,人間世很多事情,難免會有擔憂,難免有一天最愛的也需要割離掉,這種生離死別,一般人逃離不過的事情……非常感恩,在慈濟的路上他也走了三十多年;感動與感恩,永遠烙記載我的記憶腦海中。」

相關文章:
近期相關文章:
歷史相關文章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