法譬如水

11月29日
  • Increase font size
  • Default font size
  • Decrease font size
首頁

點石成金 朱德雄陳秀鸞夫婦人生回春

E-mail 列印
Next
出身軍旅的朱德雄,今年七十歲,個性剛毅正直,說起話來鏗鏘有力。

幾年前,太太陳秀鸞要加入慈濟環保志工,朱德雄擔心她剛開完刀,體力無法負荷;更擔心遭人誤解,以為自己窮途末路落得拾荒維生,所以相當反對。

如今,他卻比太太更投入,幾乎每天都到環保站報到。這一切改變,得從幾十年前的往事說起……

一念貪,多年辛苦轉頭空

出生台南玉井鄉下的朱德雄,從小家境貧困;國中畢業後投考軍校,服役於高雄岡山空軍基地。

二十四歲那年,與同鄉陳秀鸞結婚,先後生了兩女兩男。為了照顧孩子,陳秀鑾無法外出工作,光靠朱德雄一個月五百元的軍餉,經濟壓力相當沈重。朱德雄白天上班,晚上幫忙照顧孩子,假日還要兼差到建築工地綁鐵條、扛鋼筋,幾近全年無休。

孩子大一點,託婆婆照顧,陳秀鸞到農家幫忙剝毛豆。每天一早出門,忙到晚飯時間才到家,吃飽飯又趕去幫忙收成季節性農作,一天工資十元也不嫌少。

「我是艱苦人出身,生性勤儉;賺多少不是重點,我很珍惜憑自己勞力攢來的一分一毫。」陳秀鸞說。後來找到一份在螺絲工廠的工作,收入才較為穩定。

衡量長期租屋不是辦法,夫妻倆硬著頭皮買了房子,經濟壓力更為沈重。「其他軍人的太太,每天穿得漂漂亮亮,為何我是如此辛苦?」比較和計較的心態,讓她內心充滿怨氣,夫妻倆經常吵架;孩子看見媽媽也像老鼠見到貓,總是躲得遠遠,親子關係愈來愈疏遠。

1979年朱德雄退伍,當時台灣股市飆漲至萬點,在親戚介紹下,他開始買賣股票。一開始小有獲利,但好景不常,股市盤面泡沫化,先前投入的資金一去不回;為了回本,他將太太辛苦存下的「甘苦錢」提領一空,最後血本無歸。

待陳秀鸞發現錢不見後,夫妻爭吵更為頻繁。一天,陳秀鸞在浴室洗澡,久沒發出聲響;朱德雄心中生起不祥的預感,他猛力敲門,卻沒有得到回應,情急下使力一踹,門開的當下,他看到陳秀鸞雙手緊抓著毛巾,拚命勒住自己的脖子。

哭泣、驚慌、懺悔之後,朱德雄挽回了太太。當地慈濟志工得知,也前來關懷。

打開心,彎腰回收賺歡喜

「1993年我就加入慈濟會員,沒想到這個機緣,影響我的下半生……」慈濟人的膚慰與開導,讓陳秀鸞的心情逐步恢復。

志工黃月華帶她到住家附近的回收站做環保,每次彎下腰,撿起回收物,陳秀鸞就感動一次。「比起世界上許多不幸的人,自己還能付出,多麼有福!」

陳秀鸞在環保站歡喜付出,回家後忍不住和朱德雄分享,希望他也能一起體會付出的快樂。但朱德雄直覺那就是「撿垃圾」,每當陳秀鸞請他幫忙搬運大型家電,他總是回說:「要搬你自己搬,被人看到會『歹勢死』喔!」

但是另一方面,他又對妻子臉上的笑容感到好奇,感覺她日日心情開朗,像是變了個人似的。在黃月華的安排下,朱德雄來到花蓮靜思精舍;共修時的莊嚴肅穆與悠揚的梵唄聲,令他深深攝受與感動,內心充滿安然自在的踏實感。

歸途中,在那搖晃震動的列車上,他仔細閱讀《靜思語》,思緒也隨著字裏行間起伏澎湃。目光停在:「世界上有兩件事不能等,一是行善,二是行孝。」他反覆思索,當下視線模糊,眼淚不聽使喚地流下來。

返家後,朱德雄開始跟隨黃月華做環保、居家訪視、老人關懷、急難救助等。九二一大地震後,亦加入「希望工程」援建學校的興建行列。

發大願,體會助人最有福

陳秀鸞的前半輩子不斷在金錢追逐中奔忙,歷經從無到有、又從有到無的波折,心中一直希望能成為「慈濟榮譽董事」;但礙於現實環境,只能將這個心願藏在心裏。

2001年,陳秀鸞工作了二十三年的工廠遷移大陸,領了一筆退休金;為了圓滿太太的願望,朱德雄標下會錢,湊足一百萬讓陳秀鸞捐出。

女兒朱億瑄相當震撼,在她印象中,爸爸非常節儉,從來不曾買外面的東西回家吃,卻能一口氣捐出那麼多錢。「父親進入慈濟後,彷彿找到『第二春』,人生因此開啟新的里程碑。」她說。

2002年,岡山柳橋環保站成立後,八百六十坪的寬闊場地上一片荒蕪,對園藝感興趣的朱德雄,產生許多創作靈感——

環保站涼亭前方步道上的「八大腳印」,是他用堅硬的花崗石慢慢雕鑿而成的;「大愛」兩個字,則是以舊高爾夫球排列字形,再以紅莧草植栽填充。

他也將對國畫的興趣延伸到造景上,用粗糙且略變形的手指握著原子筆,專注在回收來的洗衣精空罐上,一筆一畫刻出裙襬、彩帶以及周邊的細微線條,呈現出一幅又一幅栩栩如生的小沙彌、飄逸飛天圖案。

這些不但成了朱德雄的代表作品,也是柳橋環保站最具特色的景點。環保站在他與眾多志工用心維護下,成為最佳的教育場所,吸引海內外許多學校、團體前來交流,也讓大家了解回收資源可以點石成金。

(文:陳美珠 摘自:《慈濟月刊》528期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