法譬如水

10月22日
  • Increase font size
  • Default font size
  • Decrease font size
首頁

永看懺悔 男子漢說改就改

E-mail 列印
Next

台南成功大學附近一家素食自助餐廳,58歲的老闆吳永看身材壯碩,操場一跑就是十幾圈;一位經常光顧的德國客人看了,不免開玩笑地問老闆娘沈靜說:「大哥沒有偷吃肉吧!」


吳永看自小在體育方面表現優異,卻脾氣火爆。初中開始,他打過同學、老師、同事,也與黑道人物交過手,慣用拳頭「擺平」事情。

體專畢業、馳騁球場風光無比的他,年輕時抽菸、喝酒、賭博樣樣來,究竟是什麼原因讓他茹素、戒除惡習和暴戾之氣,變成一位和善的慈濟師兄呢?

打架鬧事,家常便飯

吳永看出生在高雄縣阿蓮鄉,初中正值叛逆期的他,常在學校內外打架滋事,成了老師眼中的「問題學生」。

進入高中,他蹺課、流連撞球間,還學會打麻將。高一下學期,因不服老師大聲斥責他「流氓」,他將四十多歲的男老師打得鼻青臉腫,遭到退學。

家中九個兄弟姊妹,父母只有能力供排行第八的他和小妹升學,偏偏他把機會打掉。大哥警告:「若還想念書,自己去想辦法!」

當時正好高雄一所職業學校招收足球隊員,免註冊費。錄取後吳永看整天在太陽下練球;球隊第二年奪得全台高中組總冠軍,接續的比賽成績也很亮眼,「那時記者們來訪問,我們真是風光,成了風雲人物!」

保送體專後,置身台北花花世界;「對鄉下平凡的孩子來說,台北是夢想之地,只要肯做、不怕苦,一定會賺到錢。」吳永看做過臨時工,也租車當起計程車司機,夜間穿梭紅燈街區「拚經濟」。他經常蹺課,抽菸、喝酒、賭博、跳舞,日夜顛倒,生活糜爛。

體專畢業後,同學中有人不改逞強好鬥個性,不久即被抓管訓。吳永看入伍前結交女友沈靜,後來成為他的妻子,在他的荒唐人生中扮演著重要角色。

拳腳相向,打掉差事

「娶某,還是鄉下查某囡仔卡好。」吳永看年少輕狂,卻聽進父親的話,不隨便交女朋友。他說:「當年還是學生沒什麼錢,台北人喜歡花費,鄉下孩子哪有能力結交大都巿的女孩子!」

「所以媽媽是『俗擱大碗』囉?」大女兒在一旁打趣道。

「鄉下女生好騙嘛!」沈靜也自我解嘲。

沈靜也是阿蓮人,吳永看與她的大弟在球場認識。體專畢業前,他對她展開熱烈追求;退伍前兩個月,兩人就結婚了。

1979年,吳永看進入台電上班,這是一份不錯的差事,卻被他的烈性子搞砸了。

一天,他騎機車上班,門口警衛要求查看他的識別證,他認為對方故意找碴,當眾大罵警衛「眼睛瞎了!」讓對方很沒面子;又有一天準備午休吃飯,一位同事帶著酒氣向他挑釁,吳永看堅持工作前決不喝酒,「要喝,等我下班再喝!」他說。

「驚啥,有事我負責啦!」不滿同事嗆聲,吳永看手腳齊上。打了架,就自行辭職。

「可能是他太囂張了吧!」沈靜挖苦先生當年帽子戴得歪歪、嘴巴嚼著檳榔,騎著偉士牌機車,一副無所事事的樣子,難怪人家看他不順眼。

枕邊心苦,甘願無悔

吳永看之後進入高雄煉油廠上班,也加入球隊出賽。當時他們的球隊是球場常勝軍,教練記功,球員輪班也輕鬆。吳永看即使比賽期間依舊喝酒、打牌樣樣來。教練勸他不要「醉生夢死」,他置若罔聞,酒喝得特別多。

沈靜是個既傳統又獨立的女性,對先生有著無比包容力,先生大吃大喝用罄薪水,她也不與他爭吵;直到子女上了國中,她才提醒他要「當個好榜樣」。

「我只能稍微約束,不可能全改。」吳永看的行為令子女害怕、失望,親子關係漸行漸遠,大女兒甚至問媽媽為什麼不跟爸爸離婚。

「他常說下次不喝了,但過幾天又醉酒回來,講也講不聽。我若和他吵,婆婆會不高興;若是離婚,娘家父母又擔心,只好隨他了。」對沈靜來說,婚姻路上最大的修行除了包容先生,還有婆媳關係。

婆婆精明幹練,對人的要求也高,當健康情形不佳,老人家變得格外挑剔,教同住一個屋簷下的媳婦內心受苦。

有一回,沈靜忍不住向先生訴說委屈,吳永看沒有安慰她,只是神情嚴肅說:「我的媽媽只有一個。」自那次起,沈靜將心思放在三個孩子身上,並且開始學佛;常去寺院拜佛、參加法會。

有一天,她又跪在佛前懺悔掉淚,一襲縵衣悄然來到身後;法師沒問她的心事,只道:「該還人家的要還完,否則更痛苦。」

霎時,沈靜淚如雨下,塵封心門受到洗滌。她思索法師的話,「答案就是『甘願』兩字吧!學佛之後,了解人生劇本早已寫好,若不甘願受,重來更苦。」因此她告訴自己要接納現況、自我調整。

散盡千金,買一覺悟

學生時代便沈迷金錢遊戲的吳永看,因為同學當起「大家樂」組頭,老是優待他先下注後付款;野心大的他從不聽太太勸告,1986年,三十二歲的他慘輸一千多萬。

「錢再賺就有了。」吳永看生性樂觀,賣地又將房子抵押貸款;沈靜編織技術很好,靠教授代工編織方法和製作藤藝品外銷,幫忙還債。

「他負債時我已經學佛,知道欠錢要還,不能逃避。我懷孕即將臨盆,還是咬著牙日夜趕工,雖然累,但是看他也很努力,工作之餘就幫忙送貨,所以不恨他。」

夫妻同心走過難關,更教沈靜欣慰的是,雖然先生走錯路,卻得到了教訓,且因此走進「慈濟」。

早年,同事太太邀吳永看捐款幫助慈濟建醫院,他二話不說拿出一萬五千元,以太太名義捐贈病床。同事那時送他慈濟刊物,他只是順手一擱,「我拿得出錢,卻沒有善心。」

這天,同事送吳永看一本《靜思語》,他利用午休閱讀,相當震撼。下班途中,想著自己這輩子賺了不少錢,為何錢留不住還負債?「到底我要繼續放蕩,還是改變自己?」他自問。

老實懺悔,告別「老友」

靜思語》像是句句對自己而說,吳永看大夢初醒,「過去,我就是困在一個『貪』字。上人說,習氣改不了,就代表一個人沒志氣;我要是沒志氣,就不是男子漢了。」吳永看被上人話語激勵,當天返家告訴太太,自己很慚愧,要改掉壞習慣。

過去,母親總是勸他戒菸、戒酒、戒檳榔,他都不聽,每個月花在香菸、檳榔上就要四萬元之多,沈靜甚至挖苦他:「檳榔攤老闆娘那兩個小孩都靠你在養耶!」

「桌上那包菸抽完,我就要戒了。」那天,吳永看望著菸盒,像在和老朋友話別;之後朋友請他抽菸,他就明白告訴對方他已經戒了。

身為足球教練,常有學生在他身邊吞雲吐霧、一再慫恿:「飯後一根菸,快樂似神仙!」

「不抽就不抽!」吳永看爽快地說,甚至連酒都戒了,沈靜也覺得不可思議。

「男子漢一言既出,駟馬難追。」經歷大賭大輸,吳永看斷除壞習慣,個性也不再衝動。同事驚訝,「究竟是誰讓他做了一百八十度大轉變?」

「上人的話猶如一盞燈,讓我得到光明、找到回家的路,當然自己的心念也很重要。」

吳永看不懊悔過去的行徑,而是老實「懺悔」;「曾經做過的壞事,我不會隱藏;懺悔過去的不是,內心比較釋懷。」

2005年,吳永看提早退休,參加慈誠隊見習、培訓。

他到花蓮靜思精舍尋根時,看到靜思語:「發心要發在腳底,走得正、站得穩;不是發在口中,只說不行。」很佩服上人如此了解凡夫習氣,也感恩上人讓他找到真正的自己。

「光聽不做,沒有體會;解經,不如行經。」一年多後,吳永看受證慈誠隊員、慈濟委員。妻子沈靜支持先生做志工,因子女到台南巿就學而開起餐館推動素食的她,曾到慈濟分會教志工做素菜;吳永看擔任慈青輔導爸爸,「慈青社」的學生若要舉辦義賣,她也做饅頭隨喜善行。

吳永看平日除了幫忙照顧餐館生意,其餘時間多用來做志工、募款廣結善緣、承擔慈善訪視與醫療志工;他戒菸戒酒、遠離酒肉朋友,與家人相處的時間變多了,妻兒時常圍坐客廳,享受他親自沖泡的茶,孩子們重溫爸爸昔日的「匪類」情事,就像朋友聊天般,笑聲不斷。

「我的家庭都是師姊撐起來的,她很有包容心。」看著太太,吳永看一語道盡感恩。

「好男人」也許不是天生,「壞男人」也有機會變好;曾讓太太受苦、兒女失去信任的吳永看,剛烈脾氣被證嚴上人調伏、改造,早已成為慈眉善目、沒有不良嗜好的「後天」好男人了!

(撰文:葉文鶯)
※本文摘自2011.02.25第531期《慈濟月刊》


相關文章:
近期相關文章:
歷史相關文章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