法譬如水

12月09日
  • Increase font size
  • Default font size
  • Decrease font size

明玲心願 引度家人入經藏

E-mail 列印
「糟糕!怎麼歌詞都背不起來?」高雄鼓山區慈濟志工林明玲自從二月份開始,承擔「法譬如水入經藏」演繹的手語種子志工,要克服的第一個難關就是「背歌詞」。

剛開始時,她總是只能記得最前面和最後面的幾句歌詞,中間的部份怎麼背都背不起來,她有點著急,拿出《法譬如水-慈悲三昧水懺講記》,上、中、下冊擺在桌上,勉強自己先將「背不起來」這件事抛在腦後,定下心來看書,翻著書頁,腦海中突然閃了一個念頭,「我記得靜思精舍師父導讀時,曾經提到……」她飛快地拿起下冊,翻到最後的「編者後記」,她果然看到那道指引方向的曙光,「編者後記」裡清清楚楚地寫著:「證嚴上人慈示……先自淨己心,才能進而淨化別人,所以要好好地將自己的心念『化整為零』……」

化整為零背歌詞

於是她也把歌詞「化整為零」,將每首歌曲以電腦擷取成每四句一段,重複地聽、重複地背,等四句背熟了,再背下一段,把歌詞一句一句都背熟了,她心裡才覺得比較踏實。她把音樂光碟和手語講義拷貝好幾份,放在她平常走動的廚房、客廳、房間,每一個地方都有一台錄音機,拖地時聽、做飯時也聽。

廚房裡,她忙著炒菜,鍋裡正「滋──滋──」地冒著熱氣,「啪」地一聲,她順手打開抽油煙機,聲響瞬間壓過了錄音機裡傳來的<法譬如水──慈悲三昧水懺>歌曲,突然間沒聽到音樂的她彷彿被關掉了開關,雙手停了半秒,馬上轉了個身,將流理台上的錄音機聲音量扭得更大聲,「媽!」這時傳來兒子的抗議聲,她抱歉地笑了笑,關掉音樂,認真做飯,心中其實另有盤算。 

以後煮飯時,她就把mp3放在口袋,戴著耳機練習唱誦,本來只是小聲地哼哼唱唱,卻總是愈來愈陶醉,愈唱愈大聲,兒子笑她:「媽,妳唱歌會變調耶!」在一旁的先生楊順合看著老婆一手鍋鏟,一手拿著mp3,也覺得有趣,他打趣地告訴兒子:「你媽媽在洗澡時唱得比較好聽。」

分享幸福給最愛

林明玲笑說自己是個「提菜籃族」的,每天的生活就是圍著家人打轉,也常開車載著婆婆四處去收慈濟功德款,像個陀螺般老是靜不下心來,開車時不耐煩等紅燈;但是自從承擔「手語種子」後,卻覺得「等紅燈」是一件很寶貴的事,因為她可以趁機練手語,她另外錄製放在車上的「水懺」音樂,特地將不用比手語的音樂間奏拿掉,好節省時間。不過她可是覺得自己熟練了,才敢在開車等紅燈時,「偷偷」地比一下手語,在車上大部份的時間,她都是跟著音樂背歌詞,尤其當車子裡只有她一個人的時候,就會把音樂開得很大聲,自己也唱得很大聲,那純然屬於她一個人的空間和時間,是她最享受的時候。

每次在練手語的時候,嘴裡唱著歌詞,林明玲心中卻常常浮起很多念頭,尤其每當唱到《懺悔煩惱障》第三部的<一一悉懺悔>時,總是會不斷地想著自己今天有沒有起高慢、有沒有起貪念、會不會太愛生氣……她常常站在客廳大鏡子前手比手語,腦中反省,心中懺悔,常常都會渾身起雞皮疙瘩,她覺得那個時刻最能深深體會「法入心」的感受,那真的是最融入經藏的時候,然而,除了感動,她心裡還有一個最深的期待……。

「我覺得我一直是個非常幸運的人,加入慈濟後更幸福,很希望能把幸運和幸福分享給身旁的人,尤其是最愛的家人。」林明玲嫁到楊家,公婆和先生都很疼她,捨不得讓她出去工作,要她專心照顧好家庭就好,生活單純、美滿,加入慈濟後,身為組長的她,活動、開會、聯絡事情佔去了她大部份的時間,先生楊順合知道太太出門做慈濟是好事,他雖然不反對,但也沒有想要主動加入的熱情。

「順合,這個字我不會唸,你教我。」林明玲有時會拿著《懺悔煩惱障》的歌詞問先生,他會教她,也會順便解釋意思,有時他解釋完就走了,有時他會默默地把歌詞全部看過一遍……「這些歌詞是誰寫的?」他輕描淡寫地問,「這都是來自《水懺》的經文啊!」林明玲心裡有點開心先生對這件事產生了「反應」。

喜出望外心願成

有一次組裡要在林明玲家舉辦一場「法譬如水」的說明會,預計一百多人參加,卻碰上她要到台北上手語課的時間,沒辦法留在家裡;事後很多師姊和她打「小報告」,「明玲,那天妳不在,妳家師兄很熱心,幫忙搬椅子,搬結緣品都是他喔!」「明玲,妳家師兄整場說明會都有參加,還約了朋友一起來參加喔!」

這一切聽在林明玲耳裡,心裡只有感激,她天天在佛菩薩前祈願:「希望佛菩薩給我慈悲、毅力和勇氣,讓他能『入經藏』,他會變成我的助力,讓我可以帶更多人走菩薩道。」

「順合,我們需要很多人參加入經藏演繹,你也來參加好不好?」林明玲試探地問,「要多少人?」「一場兩千多人。」他不置可否,卻在三月底時,參加了社區的「入經藏」共修,光是如此,林明玲已經覺得很滿足了,沒想到,那天共修已經直接教手語了,晚上他回到家,竟和她說:「這個手語不難嘛!既然你們缺人,我參加。」他不但參加了,而且還「情義相挺」,選擇了人人都覺得困難的「C組」,和林明玲一樣,演繹手語動作最多的<一一悉懺悔>。  

「你知道入經藏要吃素嗎?」她不可置信,沒想到她的願望竟然那麼快就實現了,有點不真實的感覺,她追問他,想確定他是不是開玩笑的……楊順合看著眼前傻得可愛的太太,點了點頭。雖然她和婆婆都吃素了,但是她知道先生不能一餐沒有肉,為了讓先生和公公吃素,她有時會故意把素食煮多一點,只放一點點肉,這時餐桌上他們就會故意問:「今天是初一還是十五啊?」

「他要入經藏,我真的好高興;好感恩,因為要他吃素,是很不簡單的啊!」林明玲每次想到這件事,都要忍不住眼角濕潤。

婆慈媳孝樂融融

「媽,我們來唱水懺好不好?」林明玲在廚房把最後一個洗好的碗放進烘碗機,回頭詢問著婆婆,八十歲的婆婆已經在餐桌旁坐好,把她的歌詞講義和一支鉛筆放在餐桌上,像個模範小學生般等著媳婦;林明玲一個字、一個字地唱著:「懺悔瞋恚忿怒懷害心,暴躁習性常傷人;懺悔懵懂愚痴不了悟,不明因果昧罪福;懺悔貢高我慢生狂傲,蔑視他人氣燄高。」

婆婆吳昭也跟著一個字一個字地唱,「等一下,『瞋』怎麼唸?」受日本教育的吳昭,有時發音會「半國語半台語」,這時她就會拿起鉛筆,把正確的發音用日文拼音,「喔!『瞋』,是シヒイン……『常』,是サアン……『怒』,是ヌフ。」吳昭寫著日文,一旁的林明玲看著認真的婆婆,忍不住說:「我媽最棒了,我媽最認真了!」 

婆媳忘情地唱著,雖然兩人都微微地變了調,但是臉上的笑容,卻益發地燦爛,黃昏的夕陽灑進落地窗,映照得一室金黃。【更多內容,請參閱慈濟全球社區網

(文:張晶玫 高雄鼓山報導2011/02/26~04/02)

近期相關文章:
歷史相關文章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