法譬如水

01月26日
  • Increase font size
  • Default font size
  • Decrease font size

他心中最深的思念與動力

E-mail 列印
Next
「十年之間,媽媽、姊姊、爸爸相繼離世,我沒有時間傷心,因為我必須冷靜、理性的處理他們的後事。」憶及往事,吳國光突然哽咽落淚,「親人」是他心中最深的思念,也是他入經藏最大的動力。

照顧癌末父親 行善行孝能兩全

今年〈2011〉三月份,吳國光的爸爸因為身體不適,多次進出醫院;直到四月份才確定是罹患「肺癌」,而且已經是末期。和爸爸一起住在苗栗的吳國光,自責地說:「平時爸爸身體不舒服的時候,我如果堅持要他到醫院檢查,就不會拖到末期才察覺。」

確定爸爸的病情之前,吳國光早已加入《法譬如水》經藏演繹的妙手種子,爸爸也非常支持。當爸爸於4月15日再度住進臺中慈濟醫院後,吳國光心中就已經篤定要全心陪伴爸爸。因為,他知道 「入經藏有很多方法,不一定只有站在舞臺上演繹。」當他陪伴爸爸時,還可以承擔配合演練、彩排的後製工作。

吳國光從網站下載《法譬如水》經藏演練影音檔,提供給種子團隊教學或彩排用,以調整和修正動作,他也隨時協助更新影音版本。平日上班時間,爸爸的乾女兒鍾美足會到醫院幫忙照顧,國光下班後就直接到醫院和美足換班。晚上,爸爸睡不好,國光上上下下的服侍,常常多達七、八次;好不容易,爸爸睡著了,國光卻沒有休息,在病床旁靜靜地默唱經文、練習手語。

入經藏 傳送爸爸的精神回花蓮

吳國光和爸爸吳鳳鳴,從2003年一起參與慈濟「慈誠隊」培訓,父子倆攜手行善、助人,國光也一直在學習爸爸的知足及豁達。現在,這個精神支柱即將離去,讓國光不捨告訴爸爸實際病情。

剛開始,他以「肺炎」告知爸爸,隨著逐漸惡化的病情,只能再告知疑似「癌症」。這期間,國光的夢境曾經出現證嚴上人,對他說:「帶爸爸回花蓮。」國光很疑惑,也試著和爸爸討論這個夢境:回花蓮,一是等爸爸身體復原,回精舍尋根;二是回花蓮當大體老師。爸爸不疑有他地說:「等我身體好一點,再帶我回去。」國光再改以假設性的提問「那如果當學生的大體老師呢?」樂觀的爸爸說:「我這身臭皮囊,還能夠有用處,很好啊!」

因緣不具足,吳爸爸在5月13日辭世,回花蓮的兩種狀況都未能如願。此時,吳國光開始積極參與《法譬如水》經藏演練,他要把握殊勝因緣,帶著爸爸的精神,參與經藏演繹。

悲傷化動力 待人處事傳父精神

「蓮花燈這個時候還沒亮喔!不對,有人的燈亮了……」臺中市大甲慈濟聯絡處在戶外進行經藏彩排時,隊伍旁承擔影音播放的吳國光,同時也幫忙注意著隊伍的整體呈現。當音樂聲起,大家開始走位練習時,他也會在一旁跟著練習手語。

「懺悔才能洗眾罪,免受苦難再輪迴」這句演繹經文,總會讓吳國光想起逝去的親人,更不希望有人再受到病痛輪迴之苦。2002年,媽媽因為「重症肌無力」過世,國光和媽媽感情很好,一度走不出來,所幸,看了大愛台,才打開心門,走進慈濟。幾年後,唯一的姊姊又因「黑色素癌」而離開人間,如今,和他相依為命的爸爸也離開了。三個親人的後事,讓吳國光忙得沒有時間哭泣,但思念之情卻深埋心中。

《法譬如水》經藏演繹,讓國光將思念之情,轉化成入經藏的動力,因此歡喜地承擔一切能做的事。他也懺悔自己的「不願多說」,每當和別人想法不同、意見不一時,吳國光總是「先冷靜,暫不互動」;他的想法是「各自沉澱後、再協調,會更圓滿」。但不一定每個人都能理解他的想法,因此常常有人誤解他,又因不想多解釋的個性,總讓誤會更為加深。

經藏演繹,讓吳國光感受到團隊合心的重要,也期許自己要修正「不願多說」的習性,能夠傳承親人的平易和良善,學習爸爸在團隊中盡本分做事。他要將這懺悔的心,隨著莊嚴的《水懺》法會直達天聽,再傳送回花蓮慈濟靜思精舍,圓滿爸爸的心願。【更多內容,請參閱慈濟全球社區網

(文:胡美蘭 臺中大甲報導 2011/07/28)

相關文章:
近期相關文章:
歷史相關文章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