法譬如水

10月27日
  • Increase font size
  • Default font size
  • Decrease font size

入經藏 我承擔特別的功能

E-mail 列印
Next

我是一個很幸運的慈青,能夠參與入經藏,我擔任的既不是妙手也不是妙音,不站在佛光區,也不是大愛區、輕安區,更不待在觀眾席,我也不是舞台上的演員菩薩,也沒有上臺演出的好因緣。我是躲在螢光幕之下的「道具」組工作人員。


搶分秒 搬收道具緊扣環節

我的工作內容是在經藏演繹到(業障—一一懺悔)結束,趁亞芬姊(演繹悟達國師的許亞芬)離開懺悔庵下台的空檔,衝進懺悔庵裡,跟著懺悔庵降到舞台底下,並在「夢歷六道」結束前把下一部份的道具全搬進懺悔庵並等待,等庵升上去,再趕緊把四具假屍體、四面彩旗 (象徵地、水、火、風)、四條水繡、四把稻草,都按位子放到四面舞台對應的螢幕後方,再躲到螢幕後方,等待演員用完道具時收道具。

收完道具,必須馬上檢查有無收錯、或少收道具,再馬上降庵撤道具,還要趁LED降下來前趕緊把上方剛演完的扯鈴、長槍,透過LED螢幕縫隙傳下來,因為下一場亞芬姊馬上就要進來使用懺悔庵, LED也馬上要降了,怕會壓到我們。

接下來,就得在舞台下方等到終曲結束、LED升起的空檔,趕緊把宇宙大覺者和底座搬進懺悔庵,再趁著大愛台總監致詞的45秒空檔把庵升起,把宇宙大覺者和底座搬出庵,放置到外面舞台,再降下庵讓我們把底座和宇宙大覺者放置好,然後趕緊趁一片黑暗走下舞台,整場結束時我們還是要利用庵把宇宙大覺者搬到舞台下。

須用心 步步為營成就法會

在搬道具的過程中,我學會做事真的要多用心,因為搬道具的時候很多地方要注意;要小心不能傷到道具,在庵和LED螢幕的升降過程,我們都要小心不要讓自己和道具被庵或LED螢幕夾到、壓到。

有一次在收屍體時雖然是暗場,因為它整個還露在舞台外,我急忙一抽,結果居然掉了一隻腳在舞台上,我只好趕緊衝去撿,還好就在我衝回螢幕後方的霎那燈光才亮。還有一次,在庵的升降中我和另一位學長都沒注意到,結果紅色的旗子就這麼被庵夾住,幸好有抽出來,沒有造成庵和旗子的損壞。

每次最要小心的就是搬動宇宙大覺者,因為它很大而場地有限,我們都要非常地小心,以免碰撞到舞台地下的鐵桿,或在進出庵時卡到布或被撞到。而就算我們已經把道具搬上舞台,放置在LED螢幕後方,由於庵在這段時間還是會升降,所以要注意不讓道具被夾到,尤其是旗子還要攤好,讓演員方便在演出時使用。

而我也學到要「縮小自我」,不管是身或心。不論舞台下還是舞台上,空間很有限,我常常躲在LED螢幕後方,但那裡會有演員要經過,一條小走道兩人擦身而過而身旁又有道具,我們得小心以免讓道具從LED螢幕的縫隙掉下去。

而搬運宇宙大覺者時,因為有很多死角是眼睛看不到的,所以通常會有一個人出聲提醒以免造成碰撞損壞;相對的,輪到自己出聲當指揮時,也要輕聲細語。還有在休息室時,因座位有限,而比我累的人也很多,所以要懂得讓位,甚至會有人趁機休息片刻,也不能吵到他們。

淚狂飆 演繹攝心發願精進

而整場中我須待在舞台底下大約一個半小時,我還記得第一次下去時,乾冰一放,我整個人被嚇到,因為不習慣導致我無法呼吸,在底下真的很難受,但是像阿官姊姊必須提前30分鐘進入,並且全程待在底下,必須等到撤場完才能出來,而她出來時總是笑嘻嘻地,不會脾氣不好更不會口出惡言,阿官姊姊真的讓我上了一課。

我還被企劃組叫到臺北支援,當時正在營隊擔任生活長,由於這個營隊是我期待很久且是第一次當生活長,所以當時內心很掙扎。媽媽這時對我說,這就是因緣,看我是要成就哪一場因緣,所以我趕緊和老師說好,並把工作交給副生活長,馬上趕到臺北。

因為我已經參加了四場演繹,四場中獲得不同的感動,每一場都是一次學習。像是高雄場四場中就落淚了兩場,一次是被演員賣力的演出所打動;這場演員特地換了演出方式,讓我感受到了他們要表達的意境,與經文所要描述的意義,當他們演出懺悔與原諒時我的淚就因為感動而沒停下。

另一場則是被現場的道氣所震撼,每個人都把心中的感動大聲唱出來,我的眼淚和聲音忍不住跟著現場一起奔騰,尤其是聽到「諸佛聲聲呼喚」,心中更加堅定對師公發的願:『勇猛精進不退轉,師公上人您放心,我們永遠做慈濟』。

(文:莊忠翰 高雄報導 2011/08/25)
編者按:作者目前就讀花蓮慈濟大學醫學資訊學系二年級

※延伸閱讀:
許亞芬:以愛打造充氣巨蛋
高雄首場 萬眾弘法淨人心

相關文章:
近期相關文章:
歷史相關文章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