法譬如水

10月18日
  • Increase font size
  • Default font size
  • Decrease font size

師徒對話 林慧如乘願再來

E-mail 列印
Next
後來有人問我,為什麼你生病之後沒想要好好休息,等康復了再出來做志工?

「她一定想說,她的身體背叛她!」我回答這句話時不覺笑了,還有誰比我更了解你呢?

「她能做的就盡可能做,她不要配合身體。她很尷尬突然得了疾病,很多事不能再做,覺得遺憾,這是她放不下的。」我對他們說。

一九八七年,三十四歲的你成立自己的診所,每週門診五天半;一九八九年將生女兒前夕,你找了另一位牙醫幫忙看診,你的門診縮減為一週三、四天;後來參與慈濟在各地的義診,你或將門診時間提早,或向病患請假,最後每週門診減少至兩天半。

二○○九年十一月在臺灣手術回到美國直到往生,你再也沒有踏進診所看診,很多半年需要回診的患者一直等著你,他們寧可等你回來。

你的診所從不打廣告,靠的是口碑;而你不願被診所綁住,你從來就不是一個愛賺錢的醫師。

你投入慈濟志工,即使生病也不願休息,一來是你的個性,二是自覺來日無多,你要把握當下。

去年九月,你回臺灣參加國際慈濟人醫會年會,返美之前,上人看到你,覺得你氣色還不錯。

「師父,我根本都沒有病,我不想要有病。」

「對啊!你心無病,可是身體要照顧好。」

「師父,我還有很多要做的,您的心願、我的使命還未了啊!」

「是啊,你要好好保重,我的心願、你的使命才能真正的更長、更廣、更大。」

你和上人約定將好好照顧自己。

返美前,你在臺北慈濟醫院接受檢查,回來之後你告訴我沒事,但我感覺你有點累;你難得如此。

十月,連著全美醫療志業合心共識營在新澤西分會舉辦,我們算是地主,你參與了大部分的籌備工作又兼學員長;緊接著是紐約合心區年度的大型義診。

大家看得出你氣色並不好。你等忙完兩個大型活動,才願意讓我陪你去看醫師,醫師證實癌症轉移到骨頭。

這次陪你回來臺灣,臺北慈院趙院長告訴我,你去年已經得知癌症轉移,但你沒有告訴我。

你生病後,我從來沒有看見你害怕,這與我們加入慈濟、接受生老病死的無常有關。你從來沒哭過,有的只是對來訪的師兄師姊們的感動與感恩。

想到這樣的你,我竟然哭了。

想起你往生前的兩三個月,有一天告訴我:「我們的感情一直都太好了,如果我們的感情不好一點點、彼此保持一點距離,也許我們就可以捨下對方。」

記得嗎?我們曾為小事吵嘴,譬如你認為我應該少看電視、報紙,我當時認為這沒什麼大不了。我總是認為吵完就沒事了,而你最氣的也是我這一點。

自從加入慈濟,你不論看電視或看書都以慈濟訊息為主,我曾經認為你太投入慈濟而忽略了我;但這次你說:「因為我們都知道,不論誰先走,另一個被留下來的人一定無法接受……」

謝謝你告訴我,即使今天我先走,你也一樣無法接受。

謝謝你如此愛我,而我,允許你離開。

執子之手

我們各有浪漫的一面。

你外表溫柔,個性嚴肅;你嚴以待己,包括對我和兩個孩子。我們父子三人平常喜歡說笑,而你比較認真,缺少了一點幽默感,但這些並沒有減少我對你的愛。

當年你在臺灣完成牙醫訓練後,來到美國與早已移民的父母團聚。美國不接受臺灣醫師執照,你空有一身功夫卻毫無用武之地,於是先去念了一年的生物碩士,當時我也在同一所學校修化工碩士。

那年冬天,你帶我回家見你的父母。即使在美國,我依然是你父親眼中的「外省人」。

認識你之後,我第一個改變是立刻戒菸;第二是學習臺語。愛情長跑七年,我們也雙雙完成博士學業,你擁有資格在美國十三個州執業,父母看你年紀不小,而除了我之外,身邊沒有其他男友,終於鬆口,祝福我們步入結婚禮堂。

我們的慈濟因緣是你母親往生,志工前來助念,我們成了慈濟的「關懷戶」,接受了志工關懷。

一九九五年我們加入慈濟,兩個孩子的成長過程中,並沒有因為我們當志工、經常不在家,因而感到缺愛或走入歧途,我們相信他們是來報恩的。

慈遍也說,每當和你參與慈濟活動,即使出門多日,問及我們的孩子,你總是回說:「很好。」你很少掛慮家庭。

從生病到往生,你都樂觀面對,即使躺臥病床,當師兄師姊們來看你,你總是鼓勵他們多承擔,像要他們將你沒做到的那一份一併挑起來。

慈濟的事是你最放心不下的,不過回到花蓮,上人叫你「輕安自在」。你是個聽話的弟子,一定徹底放下了。

在你走後,我向上人懺悔,我說我一直沒有放棄你,一直到你往生那天中午,我才終於知道我留不住你。

「那一邊的媽媽肚子已經在痛,你卻讓人家多痛了兩天!」上人笑我拉著你,不讓你去投生那個緣。

死生契闊

在你往生後第二天早上,精舍師父、慈濟法親陪著我們送你到慈濟大學。我們本希望你的遺體捐作模擬手術使用,因最近一次的大體模擬手術六月一日才啟用,急速冷凍櫃尚無法空出,因此只能接受防腐處理,成為日後醫學系三年級解剖課的大體老師。

我去看過你。那是你,也不是你。

「媽媽經過防腐處理,身體略顯腫脹,已經不是原來的樣子。你還想不想看她?」我陪兒子來看你之前,向他形容你的模樣。他說,他想見你。

料想三年後我們再相見,你的身體將噴上一層白色膠膜,從此我們再也無法見到你原來的樣子了。

我們在一九九七年同時受證委員,夫妻檔的法號通常是相配的,譬如「慈遍」與「濟撒」夫婦。我不知道為什麼你是「慈昱」,我卻是「濟覺」;難道上人要我覺悟什麼嗎?

我覺悟得很晚,但至少你的往生,教我覺悟——上人在你往生前讓我們回來,既是安你的心,也是安我和兒女的心。

你的心願是永遠跟隨上人。上人說,想到未來有那樣可愛的菩薩再來人間,不但他心安,我們也相信你已經乘願再來。

慈濟大學模擬醫學中心主任曾國藩教授說,遺體捐贈是慈濟人圓滿人生最後的修行;遺體捐贈者家屬及北區人醫會曾美玉師姊也告訴我,三年後再參加你的遺體啟用典禮,心情會跟現在不同,將是以歡喜心面對。

我也等著三年後,想代替你向醫學生說:「這位無語良師是一位牙醫,她對病患就像朋友或親人,這也是慈濟重視的醫療人文,不僅提供最適當的醫療服務,還要視病如親。」我相信你會期許他們也這麼做。

( 口述:朱台柏 撰文:葉文鶯 摘自慈濟月刊536期)

編者按:
美國新澤西分會林慧如師姊2011年5月26日於花蓮慈濟醫院安然往生,慧如師姊生前為人醫典範,行醫無疆,義診、訪視、大愛身影遍布許多國家,在生命的末期更以堅強的信念和意志回到 上人的身邊,捐贈大體成為無語良師,作育英才,於生命終點圓滿大願。

※本文乃接續昨日刊登文稿:
林慧如 圓滿人生最後修行

相關文章:
近期相關文章:
歷史相關文章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