法譬如水

06月23日
  • Increase font size
  • Default font size
  • Decrease font size

215封靜思信 找回牽手情

E-mail 列印
Next
窗外透進金絲般的陽光,斜斜灑照胡鳳寶師姊的半邊臉,含在眼角的淚珠顯得剔透,她獨自坐在客廳,目光掃向攤在桌面的兩百多封信,她難以置信曾經寫過這麼多封信給他。順手拿起幾封信,熟悉的字句鑽進瞳孔,視線漸漸變得模糊,好像有個縮小的人影。

缺愛家庭 向外尋求溫暖

胡鳳寶顫抖地縮在牆角,父親的怒吼、哥哥的慘叫,幾乎要把鳳寶的小小心靈給撕碎,才七歲的她,只能眼睜睜看著父親一棒棒打在哥哥身上,她連呼救聲都不敢喊,因為她知道下一個被打的可能是她。

父親打累了,把打凹的鐵棒狠力一丟,因為經營鐵工廠,成堆的鐵管成了順手的武器。由於生意每況愈下,母親為分擔家計整日在外擺攤,父親只要不順心,三個孩子都成為他發洩的對象。

「我一定要離開這個家!」鳳寶暗自不知想過多少遍,要逃離這個缺乏愛的家庭。高中一畢業找到出版社的工作,使她有機會接觸外界,主管賴宗福卓越的銷售口才深獲她崇拜,宗福對她也相當照顧,兩個人近水樓台進而交往。鳳寶第一次牽到宗福的手,從來沒有過的溫暖直竄心頭,似冰塊瞬間被融化,因為她從來沒有牽過父親的手,相信眼前這個男人是她一生的依靠。

二十歲,胡鳳寶決定了終身大事,她在家留下一封信,連夜帶著簡單的行囊與賴宗福相約私奔,婚後生了一男一女。

變調婚姻難維持 一手獨撐家業

幸福的婚姻維持不到五年就變了調。由於賴宗福負責業務工作,常與客戶應酬,喝酒、打牌、出入風月場所,經常喝到天亮醉茫茫才回家,「酒空」的外號不脛而走,甚至還洋洋得意印製在名片上。

胡鳳寶直按手中的電視選台器,黑漆的客廳裡只剩電視螢幕默默閃爍,寂靜地一點聲音都沒有,她看看手錶已是清晨三點半,心想:「他再不回來,我就準備結束一切!」桌上放著一把鋒利的水果刀和一大包白色藥丸,她感覺眼皮愈來愈沉重,不知是哭累了還是藥效發作。

大門「砰!」地一聲,賴宗福搖搖晃晃走進來,胡鳳寶使出全勁劈頭大罵,賴宗福一句話也不想回應,回房倒頭就睡,這個漠視的舉動,惹得胡鳳寶愈抓狂,順手拿起茶杯用力一摔,擊碎的聲響把睡夢中的孩子嚇哭了,賴宗福頭也不回又跑出去。看著一地的碎片,胡鳳寶的心跟著碎了。

《大愛劇場》成依靠 緩解沮喪

失去依靠,胡鳳寶擔起家計外出擺攤,早出晚歸,回家後又要照顧兩個孩子,因此引發「猛爆性肝炎」。住院期間,賴宗福雖然幫忙照顧,仍是未離開外緣,鳳寶感受眼前這個男人愈離愈遠,最後選擇離婚。

離婚後,賴宗福以為對彼此都好,沒想到風花雪月的日子使他入不敷出,只好侵佔業務公款,加上酒駕多次記錄,被判刑一年四個月。

胡鳳寶拖著疲憊的身子返家,仍不忘打開電視選看《大愛劇場》,尤其在沮喪期間,更是她最大的精神支柱。劇中許多情節如同她的故事,她陪著哭、陪著笑,跟著跌倒又站了起來,其中許多激勵人心的靜思語使她牢記腦海。「世間哪個人不苦?心迷就會苦,心悟就自在。」「感恩傷害你的人,因為他磨練你的心志。」她將這些精神食糧抄寫一遍再寄給宗福,因為她永遠記得那雙溫暖的手。

《靜思語》解心結 破鏡重圓

鳳寶顫抖的雙手被慈濟師姊的手緊緊圍住,一句句輕柔的話語,撫慰哭紅眼的鳳寶,原本走進慈濟靜思書軒,想找本解答疑惑的書,沒想到好久不見的溫暖感覺又回來了。她請購證嚴上人的《靜思語》及好幾本書,每天至少一封信,每封信都寫上靜思語,一字一句長情大愛,溫暖獄中的宗福,也解開鳳寶的心結。

找到溫暖,鳳寶與慈濟結起善緣,參與香積環保愛灑活動,2009年參與慈濟志工研習,隔年參與培訓,受證為慈濟委員。今年參與《法譬如水》經藏演繹,她懺悔以前不懂得愛,也曾暴力對待孩子,透過承擔慈少班隊輔媽媽,才學會用菩薩的智慧來愛人,現在母女倆已成為無話不談的好朋友。

鳳寶回想以前隨波逐流的心境,只是一念之間,當狹隘桎梏的小愛,擴展至長情大愛,她也把愛找了回來,與宗福再續情緣,並引領他加入慈濟志工。宗福把在獄中收到鳳寶所寄的二百一十五封信,一封封收藏進資料夾裡,感恩上人的法及鳳寶的鼓勵,使他蛻變重生。他凝視手中的一封信,裡面有段大愛劇場《美麗晨曦》的歌詞:「黑夜總會過去,讓它過去,有一天你要和我ㄧ起迎接美麗晨曦……」【更多內容,請參閱慈濟全球社區網

(文:沈國蘭 臺北市報導2011/11/24)

相關文章:
近期相關文章:
歷史相關文章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