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見Dora 晟祐放下兒時恨

2012-08-15,週三
列印
Next
「這是你的球?」晟祐仰著頭鼓起勇氣回答:「是!是我的球。」沒想到眼前這個高大的非裔男人用力將球投向遠方……「我像狗一樣去追球,我很生氣,我很想去跟他說:『你以為我好欺負嗎?』」這個事件後,晟祐對於非裔的黑人有著莫名的恨意。

靜思精舍同仁讀書會上,宗教處同仁呂宗翰回憶小學時,與同學因嬉戲踩死一堆螞蟻,以至整個成長過程中不斷與螞蟻有著許多的糾纏,至今仍未終止;有著兩道濃眉的黃晟祐,則分享小時候對於非裔的黑人的莫名恨意,卻在遇見面似「卡通主角Dora」的南非小女孩後,完全化解。

幼時殺生 長大護生

8月8日靜思精舍同仁讀書會的主題為「懺悔業障──身三惡業(殺)之二」,經文內容「或因嬉樂起殺心,射鳥獵獸放犬鷹。或因自殺傷自身,教唆同謀害人命。或恃威勢施暴行,恣意杖打揮刀刃。佛言眾生皆平等,己所不欲勿施人。天生萬物必有因,同住娑婆一家人。上天皆有好生德,緣何無故濫殺生。」

身材有些微胖,總是妙語如珠的呂宗翰,在當天的讀書會中負責「法入心」的分享,他一開場就說:「今天要把發生在我自己身上的經驗和大家分享。」大家看著簡報上的經文,開始猜想眼前這個隨時都在護生、救生的宗翰,會有什麼跟「殺業」相關的經驗呢?

「應該是發生在小一或小二的時候吧?」宗翰試著回想出較正確的事件發生年份:「某一天的升旗典禮上,校長講話講滿久的,我和幾個同學發現地上有一大群的螞蟻,我們也不知道怎麼了,就是玩開了吧?突然開始踏步起來,把那一大群螞蟻全踩死了。」宗翰說完後,大家的表情由疑惑變成驚訝。

因為小學時和同學的「嬉戲殺」,讓宗翰至今一直和螞蟻有著難以解釋的糾纏。宗翰舉了一個再次讓大家驚訝的實例,他曾經營過一家咖啡廳,在調理檯上經常有螞蟻出沒,他總是小心翼翼地怕傷害到牠們,因為那個時候已知道要護生不殺生了;吸引很多螞蟻來的是「糖漿」,他想了一個將糖漿和螞蟻阻絕的方法,他把整桶糖漿放在一盆水的中間,然後將整個水盆擺到一個不是螞蟻習慣活動的地方。

然而,隔天一早去開店,他看到了一整排的螞蟻從調理檯沿著牆面走到放糖漿的地方,而且,有很多很多的螞蟻越過水、進到糖漿桶裡,眼前的景象,讓他感到非常不可思議,他說:「真的只能用『傻眼』來形容。」

堅持為兒時不懂事殺生贖罪的宗翰,將糖漿桶連同水盆搬到屋外,很擔心螞蟻活不了的他拿著湯匙,小心翼翼地將螞蟻舀出來,沒想到螞蟻們回到地面上之後,一隻隻都可以走動了;看到螞蟻強韌的生命力,他更是耐著性子把所有螞蟻都「請」出糖漿桶。

聽完他和螞蟻的因緣後,大家終於瞭解為何他總是會特別提醒大家,要多注意辦公室外陽臺上水槽邊出沒的螞蟻了。

放下恨意 即得喜悅

有著兩道濃眉的黃晟祐,也是宗教處海外會務室的同仁,他是這次「法入行」單元的分享者。

晟祐是一個小留學生,13歲就在父母的安排下前去美國紐約讀書。有一天,他早早就到學校,可是學校大門還沒開,他便和幾位早到的同學在校門口玩球,有個同學因為丟球的力量過大,球便滾遠了,朝著幾個高大的非洲裔大人那邊滾去了,有一個大人抓到了球,同時間,個子不高的晟祐也跑到了他的面前,那個高大的非裔男人低頭看著晟祐說:「這是你的球?」晟祐仰著頭鼓起勇氣回答:「是!是我的球。」沒想到那個男人用力將球投向遠方……

故事說到這兒,在場的人都想知道晟祐怎麼做?晟祐用著些許激動的口氣說:「我像狗一樣去追球,我很生氣,我很想去跟他說:『你以為我好欺負嗎?』」這個事件後,晟祐對於非裔的黑人有著莫名的恨意。

對於非裔黑人一直沒好感的晟祐,卻在上個月被指派前去位於非洲的辛巴威執行簡易教室興建的任務,對他來說,還真的是不小的考驗。

此時螢幕中出現了一張又一張辛巴威孩童的相片,晟祐的語氣顯得比剛剛柔和許多,他說,辛巴威的生活條件很差,可是孩子們都很有心學習,當慈濟人去幫他們蓋簡易教室時,他們會主動來幫忙,幫忙挖石頭、搬石頭,幫忙做清潔工作或是搬運,他開始覺得非裔小孩還滿可愛的;除了小孩會主動來幫忙,大人們更是全體出動來協助搭建教室,他們賣力認真的態度,也讓晟祐慢慢放下了對非裔黑人的恨意。

當辛巴威的任務完成後,他們到了南非,晟祐在南非看到一個好可愛的小女孩,一看到她,就覺得好喜歡這個小女孩喔!也覺得這個小女孩怎麼好面熟?細看後,才想起來,「原來她很像Dora。」晟祐在那個小女孩的相片之後,緊接著播放在美國一個很受歡迎的卡通主角Dora的圖片,在場的所有人皆異口同聲說:「好像啊!」晟祐笑著跟大家說,他再也不討厭非裔黑人了。

放下心中的恨意,原來是那樣的喜悅!晟祐的分享,帶給大家許多的省思。承擔讀書會「法入心」、「法入行」的同仁常說,這是可以在大眾面前懺悔的好因緣。而參加讀書會的人,則藉由他人的分享內容自我省思;每參加一次讀書會,就可以洗滌一次身心。【更多內容,請參閱慈濟全球社區網

圖:因小時候的經歷,晟祐對於非裔的黑人有著莫名的恨意。上個月被指派前去辛巴威,卻改觀了,也因為在南非看到一個可愛的小女孩,細看後,才想起來,「原來她很像Dora。」他跟大家說,再也不討厭非裔黑人了。(攝影者:許秀愛)

(文:楊雅甯 花蓮靜思精舍報導 2012/08/08)

相關文章:
近期相關文章:
歷史相關文章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