擺脫孤獨 人群中找到感動

2012-10-21,週日
列印
Next
別人是多年辛苦媳婦熬成婆,慈濟文字志工吳進輝卻是一年半載便出頭,自不量力硬著頭皮,2009年下半年起,就開始承擔臺北松山區人文真善美編採大藏經組文字窗口,他說:「真是慚愧,自己的文章都寫得零零落落,還要負責編輯上傳,這件另類奇蹟,就得細說從頭。」

因為閱讀 走入慈濟

射手座,孤僻不合群,就讀專科沒課時,就喜歡待在圖書館或宿舍裡看小說,賽珍珠的《大地》、王文興的《家變》、鄭清文的《大火》、劉鶚的《老殘遊記》、曹雪芹的《紅樓夢》與蔣夢麟的《西潮》無所不看,尤其喜歡卡謬的《異鄉人》與《瘟疫》,在西洋老歌〈離家500哩〉中,感受那種孤獨的感覺。

退伍後也愛逛書店、看書、買書,擔任公職期間,吳進輝偶爾也參加機關徵稿。閱讀過程中,時常讓自己沉浸在書中的情境裡,看過《歌劇魅影》,夢境中就曾出現類似書中的驚恐畫面,而村上春樹的《挪威的森林》則令他心情低落至谷底,隨著李永平的《大河盡頭》宛如親身走進婆羅洲的叢林中,尤其故事主人翁凌晨時分,遊走在新唐鎮上的那一幕,竟然讓他不禁流下淚來。

年紀漸長,開始陪著孩子閱讀繪本,也走進校園擔任「故事爸爸」,因為《爸爸是醫生的老師》一書,吳進輝終於在2009年元月,來到慈濟臺北分會,並且留下個人資料,等待著成為慈濟志工的一份子。

某日,接到松山區志工邀約參加「共修」,還不清楚什麼是共修,當天懷著一顆忐忑不安的心,下午六點鐘就到聯絡處報到,只見當時整個聯絡處沒有幾個人,也不清楚要找哪一位負責的人,漸漸的人越來越多,因為人生地不熟,他便走到人少的地方,適逢藝文廣場正在舉辦書畫展覽,便只好假裝看畫。

這時志工李志成熱心邀約參加下週人文真善美共修,豈知當晚正是農曆初一拜經,沒有宗教信仰的吳進輝,隨著志工起起落落又跪又拜,一顆心七上八下,從未有的體驗,心想這條路,大概不是自己所想像的樣子,下週的「共修」,如果還是拜經的話,就安心待在學校當志工就好了!

文字入門 挑燈筆耕

反覆思考幾天,吳進輝又懷著不安的心情來到聯絡處,這次先是觀賞影片,聆聽證嚴上人開示,接著看照相志工的照片,聽志工分享如何構圖等技巧,心想怎麼又是自己不太感興趣的東西,還好一次又一次堅持下來,也因此在2009年3月,開始參加社區志工見習課程。

而就在第五次人文真善美共修結束前,被邀約承擔媽媽教室愛灑記錄。活動當天上午十點鐘來到會場,卻未見任何一位慈濟人,詢問辦公室的人,對方的回答竟然是:「不清楚!」吳進輝就在大樓的一至三樓間,上上下下走了數十回,一直等了四十五分鐘,終於見到一位身穿旗袍的志工遠遠走來,確定這場活動無誤,一顆心終於定了下來,接著開始幫忙抬飯盒,搬器材,活動終於在十二點正式展開。

第一次承擔既不知要如何撰寫文稿,團隊有無相關作業規範,文稿的標準格式情況下,只憑著過去工作時,曾經擔任會議記錄的經驗,加上因為興趣的關係,在網路上選修二個小時「新聞寫作」課程的概念,就開始他的第一篇文字記錄。

「早早」就寢 做就對了

同年8月8日莫拉克颱風肆虐,在臺灣中南部造成重大災害,時值農曆七月吉祥月,慈濟松山聯絡處連續舉辦一個月祈福會,前半個月分別承擔九天記錄,撰寫八篇報導,平常堅守每晚十一點鐘準時上床,為了趕稿,吳進輝只得熬夜挑燈夜戰,一直到隔天凌晨二、三點才「早早」就寢。

因為志工人數不斷增加,人文真善美團隊開始思考分組,志工李志成再度邀約吳進輝承擔編採組大藏經文字窗口,因為不擅於推辭,開始了他的編輯生涯。

因為喜歡閱讀,走進撰寫活動報導的領域,卻是他個人生命中不小心轉彎所發生的小驚奇。

二十多年前,那一個只願站在花蓮「靜思精舍」門外等候家人禮佛的門外漢,一直到年過五十之後,才走進慈濟的家門,他說:「慶幸自己仍未繼續在門外觀望徘徊,尤其在人文真善美團隊中,經由承擔記錄的過程,與大家結下善緣。而坐在桌前,承擔編輯過程中,隨著不斷敲打著電腦鍵盤,彷彿自己也身在活動中,並且得以深入別人的生命裡,因此不斷獲得啟發,生命也就愈來愈豐富,愈來愈精彩。」【更多內容,請參閱慈濟全球社區網

(文:吳進輝 臺北松山報導2012/10/18)

相關文章:
近期相關文章:
歷史相關文章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