棄荒唐人生 志立反黑歸白

2011-11-25,週五
列印
Next
原本沾染「賭」與「毒」從被逐出家門到家人重新接納他;從失業回到正當職業的職場;從迷失到有堅定信念的人生,他是慈濟志工蔡志立。

從小就是家人和學校的頭痛份子,打架、滋事不斷,蔡志立說:「環境對一個人的影響真是太大了,我不是讀書的料,功課不好,自然走向玩樂放蕩,其實那種背後的空虛心情,自己無能解套。」對自己年少沾毒的心境,蔡志立有著許多無奈的感嘆。

沾染惡習 親情斷絕

退伍後的蔡志立,在一家輪胎行從事業務員,初入社會的工作熱忱,讓他的業績出奇的亮眼,他將賺的錢購置了一間房子。

盈餘的經濟能力,不幸卻又讓自己掉進了「賭博」的深淵。在他28歲那年,他賭掉了自己的房子,外加父母住的吳興街半棟房子,從此也賭掉了親情,忍無可忍的雙親自此和他斷絕了親子關係。

娶妻生子後,蔡志立工作一直不順遂,又加上沾染毒品。就在三年前(2008年)的某一天,他又和太太起衝突,那次太太氣極了,將他趕出家門。在山窮水盡之際,蔡志立將身上僅有的錢買了一張開往員林的車票,打算去向舅舅求助。

而他口中的舅舅和舅媽正是員林地區慈誠委員──姚兆祥夫妻。在和他們倆訴說中,蔡志立有一種非常安祥和得到膚慰的感覺,舅舅開導他:「你的人生要重新定位,將心力用在為人群付出,你活著的生命才會有價值……」

省思自身 得貴人助

在回程的車上,他思考到自已的人生真的應該要重新定位,下了車就直接走進內湖環保站詢問怎樣才能進來做志工,當天接引他的志工正是謝秀連。

初上手做環保,蔡志立只覺得很髒、很臭、很累,雖荒唐過大半輩子,卻也從來不曾如此貼近廢棄物,但懷著贖罪的心,他選擇了更加賣力的投入,天天都到環保站報到找事做。

謝秀連從和他話家常中得知,他被家人摒棄在外,一時間竟也落魄的露宿公園、街角或洗衣店門口的長椅。謝秀連非常不忍心,就邀約了三位師姊,幾次扮演他們夫妻間溝通的橋樑;又透過里長的提報,蔡志立才獲得家扶中心的一筆急難救助金,承租了一間小套房安身。

志工魏俊德和高春長平時引領他做環保,對他投注的關懷較一般的朋友多了許多,他深受感動,才領悟到原來這就是「法親之愛」。

耕耘福田 人生重頭

蔡志立的志工福田從環保、助唸、醫院志工逐步耕耘,每每讓他體悟到無常的人生,也深切懺悔自己不會珍惜曾經擁有的幸福。

2009年的那場八八風災,他和志工張連彬於災後第三天,響應第一梯次30位救災志工,分別駕駛13輛反斗車,自下午六點從板橋出發,開抵屏東災區時已是凌晨兩點;看見滿目瘡痍的災區情景,他忍不住潸然淚下,不禁自問:「我還有什麼好抱怨的?有什麼好不滿足的?」從忙碌的志工腳步中,他頓時覺得充實了起來,那份心靈的空虛感自此湮滅無蹤。

至於對他怨恨至深的妻子,蔡志立告訴自己,先以證嚴上人的妙法「心寬念純」來對治自身。因為「心寬不傷人,念純不傷己」,以前的自己就是心不寬、念不純,許多次跟妻子的勃谿都是起自對妻子疑神疑鬼;工作時和同事相處亦諸多計較,不夠寬厚,所以謀事難成。他決心將自己歸零,一切重新來過,經過兩年多的調整,妻子終於重新接納他了。

在慈濟道場上的冶鍊,從慈誠的見習到培訓課程,蔡志立都認真參與,志工勤務更是不推卻,志工們都看得到他的進步。在2010年的受證慈誠的會場上,蔡志立的父母親連同上臺向證嚴上人感恩道:「慈濟幫我找回了這個兒子!」

體會無常 此生了業

2011年日本311災難後的第三天,蔡志立因工作採辦到了東京,所聽所看到的那分沉慟,讓他想到正如上人所開示的:「四大不調,天地告急;人心不救,世間難救。」當下他就發願齋戒茹素,原本因恐懼上臺而推卻參加經藏演繹,回到臺北後毅然決定報名入經藏排練。

六月初,他在工作的倉儲場中摔了一跌,結果他摔斷了尾椎軟骨;即使在住院治療的兩個禮拜期間,他擔心入經藏排練會跟不上進度,就簽了自願出院同意書,穿上護腰背架趕緊歸隊,忍著痛楚加入練習。

蔡志立很慶幸自己來得及參與經藏演繹,至今仍然持續齋戒茹素。在入經藏時,每句經文都像是打在他的痛點上,尤其以「因果歷歷不爽,造業豈能不懺」字句,點出他過往荒唐的人生。回想自己一路行來,蔡志立謹記謝秀連師姊的殷殷叮嚀:「習氣就是業障,要消除業障唯有改變不良習氣,這輩子未消的業,來生還得受苦。」他知道自己業重,因此發願要此生業,此生了。

就如蔡志立的自我剖白,沾染「賭」與「毒」的人,多是性格軟弱,有著不定性的特質。而他幸有慈濟人的扶持,才得以從被逐出家門到家人重新接納他;從失業回到正當職業的職場;從迷失到有堅定信念的人生。【更多內容,請參閱慈濟全球社區網

(文:李彩琴 臺北市內湖報導 2011/11/19)

相關文章:
近期相關文章:
歷史相關文章: